• 文言小说《李娃传》原文翻译赏析_古文小说精选

  • 发布时间:2017-12-19 23:58 浏览:加载中

  •   本篇选自《太平广记》卷四八四,注出《异闻集》。作者白行简(775—826),字知退,白居易之弟。原籍太原,祖上迁居下(今陕西渭南)。唐德宗贞元末年进士,元和年间授左拾遗,累迁司门员外郎、主客郎中等官。擅辞赋,尤擅传奇,传世之作有《李娃传》、《三梦记》两篇。有集十二卷,已佚。

      汧国夫人李娃[1],长安之倡女也[2]。节行瑰奇,有足称者。故监察御史白行简为传述[3]。

      天宝中[4],有常州刺史荥阳公者[5],略其名氏,不书。时望甚崇,家徒甚殷[6]。知命之年[7],有一子,始弱冠矣[8];隽朗有词藻[9],迥然不群,深为时辈推伏[10]。其父爱而器之,曰:“此吾家千里驹也[11]。”应乡赋秀才举[12],将行,乃盛其服玩车马之饰,计其京师薪储之费[13]。谓之曰:“吾观尔之才,当一战而霸[14]。今备二载之用,且丰尔之给,将为其志也。”生亦自负,视上第如指掌[15]。自毗陵发[16],月馀抵长安,居于布政里[17]。

      尝游东市还[18],自平康东门入[19],将访友于西南。至鸣珂曲[20],见一宅,门庭不甚广,而室宇严邃[21]。阖一扉[22]。有娃方凭一双鬟青衣立,妖姿要妙[23],绝代未有。生忽见之,不觉停骖久之[24],徘徊不能去。乃诈坠鞭于地,候其从者,敕取之[25]。累眄于娃,娃回眸凝睇,情甚相慕。竟不敢措辞而去。

      生自尔意若有失,乃密征其友游长安之熟者以讯之。友曰:“此狭邪女李氏宅也[26]。”曰:“娃可求乎?”对曰:“李氏颇赡[27],前与通之者多贵戚豪族,所得甚广,非累百万,不能动其志也。”生曰:“苟患其不谐,虽百万,何惜!”

      [1]汧(qiān)国夫人:李娃的封号。李娃,又名李亚仙。娃:指美丽的少女。汧:唐时的汧阳郡,治所在今陕西省千阳县。国夫人:《新唐书·百官志》:“文武官一品,国公之母、妻为国夫人。”李娃的丈夫曾官至一品,所以有此封号。

      [2]倡女:“倡”同“娼”,即妓女。

      [3]监察御史:隋、唐时官名,职掌纠察百官,巡按州县。

      [4]天宝:唐玄宗李隆基的年号(742—756)。

      [5]常州:治所在今江苏省常州市。刺史:州、郡的最高地方官。荥阳公:唐时,郑姓为荥阳(今河南荥阳)的望族,故尊称其为“荥阳公”。

      [6]家徒甚殷:家里的奴仆很多,意思是家道富足。

      [7]知命之年:指五十岁。《论语·为政》里有“五十而知天命”,后来就用知命之年作为五十岁的代称。

      [8]弱冠:指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弱:年少。冠:古代男子二十岁行冠礼。

      [9]隽朗有词藻:俊秀聪明,写得一手好文章。隽:同“俊”。

      [10]推伏:推许佩服。

      [11]千里驹:千里马。用来比喻年少英俊,有出息。

      [12]应乡赋秀才举:由州县推荐到京城参加考试。由州县选拔的叫“乡贡”,应举通称为“秀才”,贡士叫“赋”,乡赋就是乡贡。

      [13]薪储之费:日常的生活费用。

      [14]一战而霸:一举成功,即第一次就能考中的意思。

      [15]上第:及第。第:科举时代考试及格的等次。指掌:指着手心的动作,比喻事情容易办。

      [16]毗(pí)陵:唐郡名,原为常州郡。

      [17]布政里:即布政坊,在长安皇城西第一街第四坊。

      [18]东市:唐时长安有东市、西市,是繁华的商业区。东市在第二街,是百家行业、四方珍奇的聚集之地。

      [19]平康:长安里(坊)名,也叫“北里”。在皇城东第一街第八坊。是唐时长安妓女聚居之地。

      [20]鸣珂曲:长安里(坊)名。

      [21]严邃:严密幽深。

      [22]阖(hé)一扉:两扇门,有一扇关着。阖:关闭。

      [23]妖姿要(yāo)妙:姿容非常美丽。要妙:同“要眇”,美好的意思。

      [24]停骖(cān):停住马车。骖:古代车驾两旁的马,这里指马车。

      [25]敕:原指帝王的诏命,这里泛指命令。

      [26]狭邪女:又作“狭斜女”,即妓女。古乐府《长安有狭斜行》中有“堂上置樽酒,作使邯郸娼”语,后因谓妓女所居之处为狭斜。

      [27]赡(shàn):富有。

      他日,乃洁其衣服,盛宾从而往[1]。扣其门,俄有侍儿启扃[2]。生曰:“此谁之第耶?”侍儿不答,驰走大呼曰:“前时遗策郎也[3]。”娃大悦曰:“尔姑止之,吾当整妆易服而出。”生闻之,私喜。乃引至萧墙间[4],见一姥垂白上偻[5],即娃母也。生跪拜前致词曰:“闻兹地有隙院[6],愿税以居[7],信乎?”姥曰:“惧其浅陋湫隘[8],不足以辱长者所处,安敢言直耶[9]?”延生于迟宾之馆[10],馆宇甚丽。与生偶坐[11],因曰:“某有女娇小,技艺薄劣,欣见宾客,愿将见之。”乃命娃出,明眸皓腕,举步艳冶。生遽惊起,莫敢仰视。与之拜毕,叙寒燠[12],触类妍媚[13],目所未睹。复坐,烹茶斟酒,器用甚洁。久之,日暮,鼓声四动。姥访其居远近。生绐之曰[14]:“在延平门外数里[15]。”冀其远而见留也。姥曰:“鼓已发矣,当速归,无犯禁。”生曰:“幸接欢笑,不知日之云夕。道里辽阔,城内又无亲戚,将若之何?”娃曰:“不见责僻陋[16],方将居之,宿何害焉。”生数目姥,姥曰:“唯唯。”生乃召其家僮,持双缣[17],请以备一宵之馔。娃笑而止之曰:“宾主之仪,且不然也。今夕之费,愿以贫窭之家[18],随其粗粝以进之[19]。其馀以俟他辰。”固辞,终不许。俄徙坐西堂,帷幙帘榻,焕然夺目;妆奁衾枕。亦皆侈丽。乃张烛进馔,品味甚盛。彻馔[20],姥起。生娃谈话方切,诙谐调笑,无所不至。生曰:“前偶过卿门,遇卿适在屏间。厥后心常勤念,虽寝与食,未尝或舍。”娃答曰:“我心亦如之。”生曰:“今之来,非直求居而已,愿偿平生之志。但未知命也若何。”言未终,姥至,询其故,具以告。姥笑曰:“男女之际,大欲存焉[21]。情苟相得,虽父母之命,不能制也[22]。女子固陋[23],曷足以荐君子之枕席[24]!”生遂下阶,拜而谢之曰:“愿以己为厮养[25]。”姥遂目之为郎[26],饮酣而散。

      [1]盛宾从:随从很多。盛:使其丰盛的意思。

      [2]启扃(jiōnɡ):开门。

      [3]策:马鞭。

      [4]萧墙:门内当院的屏障,又称“影壁”。

      [5]垂白:头发花白。上偻(lǚ):驼背。

      [6]隙院:空房。

      [7]税:租。

      [8]湫(jiǎo)隘:低洼窄小。湫:低下。

      [9]直:同“值”。指租金。

      [10]延:引进。迟(zhì)宾之馆:客厅。迟:接待,招待。

      [11]偶坐:一同坐下。

      [12]叙寒燠(yù):寒暄一番,讲几句客套话。燠:暖。

      [13]触类妍媚:一举一动都妩媚动人。

      [14]绐(dài):欺骗。

      [15]延平门:唐长安城西有三门,南边的叫“延平门”,与东城之平康里相距很远。

      [16]不见责僻陋:不嫌屋子狭窄简陋。见责:见怪、嫌弃。

      [17]双缣(jiān):两匹绢。缣:带黄色的细绢。汉以后可代货币使用。

      [18]贫窭(jù):贫穷。

      [19]随其粗粝:随便吃一点粗糙的饭食。

      [20]彻馔:吃完饭撤席。彻:通“撤”。

      [21]男女之际,大欲存焉:语出《礼记·礼运》:“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谓异性间自然产生的相爱的欲望。后泛指男女的互相爱慕和结合。

      [22]制:阻止。

      [23]固陋:本义指见识浅陋,这里指才貌够不上。

      [24]荐君子之枕席:做配偶来侍奉您。荐枕席:侍寝。宋玉《高唐赋》载,巫山神女对楚王曰:“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

      [25]愿以己为厮养:愿意自己在你家做奴仆。厮养:侍役。

      [26]郎:女婿。

      及旦,尽徙其囊橐[1],因家于李之第。自是生屏迹戢身[2],不复与亲知相闻。日会倡优侪类[3],狎戏游宴。囊中尽空,乃鬻骏乘及其家童。岁馀,资财仆马荡然。迩来姥意渐怠,娃情弥笃。

      他日,娃谓生曰:“与郎相知一年,尚无孕嗣。常闻竹林神者,报应如响[4],将致荐酹求之[5],可乎?”生不知其计,大喜。乃质衣于肆[6],以备牢醴[7],与娃同谒祠宇而祷祝焉,信宿而返[8]。策驴而后,至里北门[9],娃谓生曰:“此东转小曲中,某之姨宅也,将憩而觐之,可乎?”生如其言,前行不逾百步,果见一车门[10]。窥其际,甚弘敞。其青衣自车后止之曰:“至矣。”生下,适有一人出访曰:“谁?”曰:“李娃也。”乃入告。俄有一妪至,年可四十馀,与生相迎,曰:“吾甥来否?”娃下车,妪迎访之曰[11]:“何久疏绝?”相视而笑。娃引生拜之。既见,遂偕入西戟门偏院[12]。中有山亭,竹树葱[13],池榭幽绝。生谓娃曰:“此姨之私第耶?”笑而不答,以他语对。俄献茶果,甚珍奇。食顷[14],有一人控大宛[15],汗流驰至,曰:“姥遇暴疾颇甚,殆不识人,宜速归。”娃谓姨曰:“方寸乱矣,某骑而前去,当令返乘,便与郎偕来。”生拟随之,其姨与侍儿偶语[16],以手挥之,令生止于户外,曰:“姥且殁矣,当与某议丧事,以济其急,奈何遽相随而去?”乃止,共计其凶仪斋祭之用[17]。日晚,乘不至。姨言曰:“无复命,何也?郎骤往觇之[18],某当继至。”生遂往,至旧宅,门扃钥甚密[19],以泥缄之[20]。生大骇,诘其邻人。邻人曰:“李本税此而居,约已周矣[21]。第主自收,姥徙居,而且再宿矣[22]。”征徙何处,曰:“不详其所。”生将驰赴宣阳,以诘其姨,日已晚矣,计程不能达。乃弛其装服[23],质馔而食[24],赁榻而寝[25]。生恚怒方甚[26],自昏达旦,目不交睫。质明[27],乃策蹇而去[28]。既至,连扣其扉,食顷无人应。生大呼四,有宦者徐出。生遽访之:“姨氏在乎?”曰:“无之。”生曰:“昨暮在此,何故匿之?”访其谁氏之第,曰:“此崔尚书宅。昨者有一人税此院,云迟中表之远至者[29],未暮去矣。”

      [1]囊橐(tuó):本意指盛物的袋子,小曰“橐”,大曰“囊”。这里指行李财物。

      [2]屏(bǐnɡ)迹戢(jí)身:敛迹藏身,很少外出。“屏”和“戢”都是隐藏的意思。

      [3]侪(chái)类:同类。

      [4]报应如响:指求神的结果非常灵验,像声音的回复既准又快。

      [5]荐酹(lèi):用酒食祭祀鬼神。

      [6]质衣于肆:到店铺典当衣服。肆:店铺。

      [7]牢:猪、牛、羊三牲。醴:酒。

      [8]信宿:再宿,指住了两夜。

      [9]里北门:指平康里北门。

      [10]车门:院门。

      [11]迎访:迎问。

      [12]西戟门:西边悬挂木戟的门。唐代三品以上的官员才能立戟于门,所以戟门是显贵之家的标志。

      [13]葱(qiàn):形容树木苍翠茂盛。

      [14]食顷:吃一顿饭的工夫。

      [15]控大宛:骑骏马。大宛:汉代西域国名,盛产名马,此处代指名马。

      [16]偶语:相对私语。

      [17]凶仪斋祭:举行丧礼祭奠。

      [18]骤往觇(chān)之:赶快去看看她。觇:看。

      [19]扃钥甚密:门锁得很严实。

      [20]以泥缄之:糊上泥土封闭起来。

      [21]约已周:租约已经到期。

      [22]再宿:过了两夜。

      [23]弛其装服:解下衣服。弛:解开,脱下。

      [24]质馔而食:用衣服抵押,换饭吃。

      [25]赁榻而寝:租了一张床位睡觉。

      [26]恚(huì)怒:愤怒。恚:愤怒,怨怒。

      [27]质明:天刚亮。

      [28]策蹇(jiǎn):骑驴。蹇:本意是跛行,这里指跛脚的驴子。蹇驴一般也用为驴的别称。

      [29]“云迟”句:说要等候一个从远地来京的中表亲戚。迟(zhì):等候。中表:指姑妈或舅父、姨母的儿子。

      生惶惑发狂,罔知所措,因返访布政旧邸。邸主哀而进膳。生怨懑,绝食三日,遘疾甚笃[1],旬馀愈甚。邸主惧其不起,徙之于凶肆之中[2]。绵缀移时[3],合肆之人共伤叹而互饲之。后稍愈,杖而能起。由是凶肆日假之[4],令执帷[5],获其直以自给。累月,渐复壮,每听其哀歌,自叹不及逝者[6],辄呜咽流涕,不能自止。归则效之。生,聪敏者也。无何,曲尽其妙,虽长安无有伦比。

      初,二肆之佣凶器者[7],互争胜负。其东肆车舆皆奇丽,殆不敌[8],唯哀挽劣焉[9]。其东肆长知生妙绝,乃醵钱二万索顾焉[10]。其党耆旧[11],共较其所能者,阴教生新声,而相赞和。累旬[12],人莫知之。其二肆长相谓曰:“我欲各阅所佣之器于天门街[13],以较优劣。不胜者,罚直五万,以备酒馔之用,可乎?”二肆许诺,乃邀立符契[14],署以保证,然后阅之。士女大和会[15],聚至数万。于是里胥告于贼曹[16],贼曹闻于京尹[17]。四方之士,尽赴趋焉,巷无居人[18]。自旦阅之,及亭午[19],历举辇舆威仪之具[20],西肆皆不胜,师有惭色。乃置层榻于南隅[21],有长髯者,拥铎而进[22],翊卫数人[23]。于是奋髯扬眉,扼腕顿颡而登[24],乃歌《白马》之词[25]。恃其夙胜[26],顾眄左右,旁若无人。齐声赞扬之,自以为独步一时,不可得而屈也。有顷,东肆长于北隅上设连榻[27],有乌巾少年,左右五六人,秉翣而至[28],即生也。整衣服,俯仰甚徐,申喉发调,容若不胜[29]。乃歌《薤露》之章[30],举声清越[31],响振林木[32]。曲度未终,闻者歔欷掩泣。西肆长为众所诮,益惭耻,密置所输之直于前,乃潜遁焉。四座愕眙[33],莫之测也。

      [1]遘疾甚笃:得了很重的病。

      [2]凶肆:殡仪铺。专门为人家办丧事的店铺。

      [3]绵缀:沉绵不起,病势很重。移时:经历了一段时间。

      [4]假:借用。

      [5]执帷:牵引灵帐。

      [6]自叹不及逝者:自叹命苦,还不如死人。

      [7]佣:出租。凶器:办丧事用的器物。

      [8]殆不敌:几乎无人匹敌。

      [9]哀挽:出丧时唱的挽歌。

      [10]醵(jù)钱:凑钱。索顾:求雇,顾同“雇”。

      [11]耆旧:这里指唱挽歌的老手。

      [12]累旬:几十天。十天为一旬。

      [13]阅:陈列。天门街:长安宫城正殿南为承天门,承天门外横街之南的南北向大街叫“天门街”。

      [14]符契:契约。

      [15]大和会:大聚会。

      [16]里胥:古代管理乡里的头人。贼曹:京城负责治安的官员。

      [17]京尹:即京兆尹,负责治理京城事务的官员。

      [18]巷无居人:意为所有的人都从家里出来观看。

      [19]亭午:正午。

      [20]辇舆威仪:丧车仪仗之类。

      [21]层榻:高椅子。

      [22]铎:唱挽歌用的大铃。

      [23]翊卫:近身侍卫者。

      [24]扼腕:握住手腕,表示振奋的情绪。顿颡(sǎnɡ):叩头。颡:前额。

      [25]《白马》之词:《后汉书·范式传》载,范式为好友张劭送葬时“素车白马,号哭而来”,后人就用“素车白马”代指送葬之词。白马也是古代的祭品。

      [26]夙胜:一向最擅长的。

      [27]连榻:并座的长椅子。

      [28]翣(shà):用孔雀、野鸡的羽毛制成的扇状的棺饰。古代出殡时持扇随在柩车的两旁。

      [29]容若不胜:样子像悲伤得不能自制。

      [30]《薤露》:古代送葬的歌曲。

      [31]清越:声音清朗高扬。

      [32]响振林木:声浪振动树林,形容乐声激越洪亮。《列子·汤问》:“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

      [33]愕眙(chì):吃惊得呆住了。眙:惊愕的样子。

      先是,天子方下诏,俾外方之牧[1],岁一至阙下[2],谓之入计[3]。时也适遇生之父在京师,与同列者易服章[4],窃往观焉。有老竖[5],即生乳母婿也,见生之举措辞气,将认之而未敢,乃泫然流涕。生父惊而诘之。因告曰:“歌者之貌,酷似郎之亡子[6]。”父曰:“吾子以多财为盗所害,奚至是耶?”言讫,亦泣。及归,竖间驰往[7],访于同党曰:“向歌者谁,若斯之妙欤?”皆曰:“某氏之子。”征其名,且易之矣。竖凛然大惊[8]。徐往,迫而察之。生见竖,色动,回翔将匿于众中[9]。竖遂持其袂曰:“岂非某乎?”相持而泣,遂载以归。至其室,父责曰:“志行若此,污辱吾门。何施面目,复相见也?”乃徒行出,至曲江西杏园东[10],去其衣服,以马鞭鞭之数百。生不胜其苦而毙,父弃之而去。其师命相狎昵者阴随之,归告同党,共加伤叹。令二人赍苇席瘗焉[11]。至,则心下微温,举之良久,气稍通。因共荷而归,以苇筒灌勺饮,经宿乃活。月馀,手足不能自举,其楚挞之处皆溃烂[12],秽甚。同辈患之,一夕弃于道周[13]。行路咸伤之,往往投其馀食,得以充肠。十旬,方杖策而起。被布裘,裘有百结,褴褛如悬鹑[14]。持一破瓯[15],巡于闾里,以乞食为事。自秋徂冬[16],夜入于粪壤窟室,昼则周游廛肆[17]。

      [1]外方之牧:指州牧,即刺史。隋、唐时刺史为一州的行政长官。

      [2]岁一至阙下:每年到京城来一次。阙下:本指皇帝居住的地方,后用为京城的代称。

      [3]入计:唐时州郡地方长官向中央汇报财政。

      [4]同列者:同僚。章:服饰,衣冠。

      [5]老竖:老仆人。

      [6]郎:奴仆对主人的称呼。

      [7]间:乘空,找机会。

      [8]凛然:惊异的样子。

      [9]回翔:立即转身躲避。翔:如鸟飞,形容动作快。

      [10]曲江:池名,在长安县东南。唐代著名的风景游乐区。杏园为曲江的名胜之一。

      [11]赍(jī)苇席瘗(yì)焉:拿苇席把他卷起来埋葬。赍:持,带。瘗:埋葬。

      [12]楚挞:杖打。楚:荆杖。

      [13]道周:路边。

      [14]褴褛如悬鹑:形容衣服破烂,像悬挂起来的秃尾巴鹑鸟一样。典出《荀子·大略》:“子夏贫,衣若悬鹑。”

      [15]瓯(ōu):盆盂一类的瓦器。

      [16]徂(cú):往,去。

      [17]廛(chán)肆:市场。廛:古代平民一家在城邑中所占的房地。后泛指民居、市宅。肆:市场。

      一旦大雪,生为冻馁所驱,冒雪而出,乞食之声甚苦,闻见者莫不凄恻。时雪方甚,人家外户多不发。至安邑东门[1],循里垣北转第七八,有一门独启左扉,即娃之第也。生不知之,遂连声疾呼:“饥冻之甚。”音响凄切,所不忍听。娃自硋中闻之,谓侍儿曰:“此必生也,我辨其音矣。”连步而出。见生枯瘠疥厉[2],殆非人状。娃意感焉,乃谓曰:“岂非某郎也?”生愤懑绝倒[3],口不能言,颔颐而已[4]。娃前抱其颈,以绣襦拥而归于西厢。失声长恸曰:“令子一朝及此,我之罪也。”绝而复苏。姥大骇,奔至,曰:“何也?”娃曰:“某郎。”姥遽曰:“当逐之,奈何令至此?”娃敛容却睇曰[5]:“不然。此良家子也,当昔驱高车,持金装,至某之室,不逾期而荡尽。且互设诡计,舍而逐之,殆非人行。令其失志,不得齿于人伦。父子之道,天性也。使其情绝,杀而弃之。又困踬若此[6]。天下之人,尽知为某也。生亲戚满朝,一旦当权者熟察其本末,祸将及矣。况欺天负人,鬼神不佑,无自贻其殃也[7]。某为姥子,迨今有二十岁矣。计其赀[8],不啻直千金[9]。今姥年六十馀,愿计二十年衣食之用以赎身,当与此子别卜所诣[10]。所诣非遥,晨昏得以温凊[11],某愿足矣。”姥度其志不可夺,因许之。给姥之馀,有百金。北隅四五家税一隙院。

      乃与生沐浴,易其衣服,为汤粥通其肠,次以酥乳润其脏。旬馀,方荐水陆之馔[12]。头巾履袜,皆取珍异者衣之。未数月,肌肤稍腴。卒岁,平愈如初。

      [1]安邑:长安里(坊)名,在皇城东第二街第四坊。

      [2]枯瘠疥厉(lài):身躯枯瘦,满身疥疮。厉:同“癞”。

      [3]绝倒:昏倒在地。

      [4]颔颐:点头。

      [5]敛容:正容。显出端庄的脸色。却睇(dì):回头斜视。睇,斜视,流盼。

      [6]困踬(zhì):穷困潦倒。踬:本意为跌倒、绊倒,引申为不顺利,命运不好。

      [7]无自贻其殃:不要自己弄出灾祸来。

      [8]赀(zī):通“资”,货物,钱财。

      [9]不啻(chì):不仅,不止。

      [10]别卜所诣:另外找住处。卜:选择。诣:前往,引申为去处、住处。

      [11]晨昏得以温清:一早一晚可以过来请安侍候。温凊(jìnɡ):问寒问暖。凊:凉。

      [12]水陆之馔:山珍海味。

      异时[1],娃谓生曰:“体已康矣,志已壮矣。渊思寂虑[2],默想曩昔之艺业[3],可温习乎?”生思之曰:“十得二三耳。”娃命车出游,生骑而从。至旗亭南偏门鬻坟典之肆[4],令生拣而市之,计费百金,尽载以归。因令生斥弃百虑以志学,俾夜作昼,孜孜[5]。娃常偶坐,宵分乃寐[6]。伺其疲倦,即谕之缀诗赋[7]。二岁而业大就,海内文籍,莫不该览[8]。生谓娃曰:“可策名试艺矣[9]。”娃曰:“未也,且令精熟,以俟百战。”更一年,曰:“可行矣。”于是遂一上,登甲科[10],声振礼闱[11]。虽前辈见其文,罔不敛衽敬羡[12],愿友之而不可得[13]。娃曰:“未也。今秀士苟获擢一科第[14],则自谓可以取中朝之显职[15],擅天下之美名。子行秽迹鄙,不侔于他士[16]。当砻淬利器[17],以求再捷,方可以连衡多士[18],争霸群英。”生由是益自勤苦,声价弥甚。其年遇大比[19],诏征四方之隽[20]。生应直言极谏科[21],策名第一[22],授成都府参军[23]。三事以降[24],皆其友也。

      [1]异时:有一天。指过了一些时候。

      [2]渊思寂虑:深入冷静地想一想。

      [3]艺业:技艺,学业。这里指科举文章。

      [4]旗亭:市楼。古代观察、指挥集市的处所,上立有旗,故称“旗亭”。坟典之肆:书店。坟典:三坟、五典的并称,后转为古代典籍的通称。

      [5]孜孜(kū):勤奋不倦。:勤劳不懈的样子。

      [6]宵分:夜半。

      [7]缀诗赋:吟诗作赋。缀:联缀成章。

      [8]莫不该览:全都读遍了。该:通“赅”,完备的意思。

      [9]策名试艺:报名参加科举考试。

      [10]甲科:唐初明经有甲乙丙丁四科,进士分甲乙科。甲科考题较难,考中后所授官职也较高。

      [11]礼闱:这里指礼部。唐代科举考试为礼部主办,故称“礼闱”。

      [12]敛衽:整饬衣襟,表示恭敬。

      [13]愿友之:一作“愿女之”,即愿将女儿许配给他。

      [14]秀士:应试者的通称。擢一科第:考中进士第。

      [15]中朝:指朝廷。

      [16]不侔:不能和别的士人等同。侔:同。

      [17]砻淬(lónɡcuì):磨炼刀刃。比喻刻苦锻炼。砻:在石上磨物。淬:锻炼铁器,烧红后浸入水中。

      [18]连衡:这里是联络、结交的意思。

      [19]大比:周代每三年对乡吏进行考核,选择贤能,称“大比”。隋、唐以后泛指科举考试。

      [20]诏征四方之隽:《新唐书·选举志》:“而天子又自诏四方德行、才能、文学之士。”

      [21]直言极谏科:唐代高等考试分科项目之一,用来选拔正直敢言的人才。

      [22]策名:题名,列名。

      [23]成都府:唐府名,由蜀郡改置,治所在今四川成都。参军:州府的属官之一。

      [24]三事:指三公以下的官。唐时以太尉、司空、司徒为三公,是品级最高的行政长官。

      将之官,娃谓生曰:“今之复子本躯,某不相负也。愿以残年,归养老姥。君当结媛鼎族[1],以奉蒸尝[2]。中外婚媾,无自黩也[3]。勉思自爱,某从此去矣。”生泣曰:“子若弃我,当自刭以就死[4]。”娃固辞不从,生勤请弥恳。娃曰:“送子涉江,至于剑门[5],当令我回。”生许诺。

      月馀,至剑门。未及发而除书至[6],生父由常州诏入,拜成都尹[7],兼剑南采访使[8]。浃辰[9],父到。生因投刺[10],谒于邮亭[11]。父不敢认,见其祖父官讳[12],方大惊,命登阶,抚背恸哭移时。曰:“吾与尔父子如初。”因诘其由,具陈其本末。大奇之,诘娃安在。曰:“送某至此,当令复还。”父曰:“不可。”翌日,命驾与生先之成都[13],留娃于剑门,筑别馆以处之[14]。明日,命媒氏通二姓之好,备六礼以迎之[15],遂如秦晋之偶。

      [1]结媛鼎族:与贵族大家的女子联姻。

      [2]蒸尝:本指秋冬二祭,冬曰“蒸”,秋曰“尝”。后泛指祭祀。主祭是古代家庭主妇的重要职务。

      [3]中外婚媾,无自黩也:要与高贵的门第通婚,不要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中外:本指中表之亲,这里引申为高门贵族。黩(dú):玷污。

      [4]自刭(jǐnɡ):自刎。

      [5]剑门:唐县名,治所在今四川省剑阁县。

      [6]除书:任命官员的诏书。

      [7]成都尹:成都府最高的行政长官。

      [8]剑南:道名,治所在益州(今四川省成都市)。唐时成都府属剑南道管辖。采访使:即采访处置使,监察州县官吏,举善纠恶。

      [9]浃(jiā)辰:古代用干支纪日,自子日至亥日为一周,共十二天,称“浃辰”。浃:周匝。

      [10]投刺:递名片。刺:名片。

      [11]邮亭:驿馆,递送文书的人住宿的地方。

      [12]见其祖父官讳:看到他祖父及父亲的官衔和名字。讳:古代对长辈不敢直称其名,要避讳。

      [13]命驾:吩咐准备车辆。

      [14]筑别馆:单修一座寓所。

      [15]六礼:古代在确立婚姻过程中的六种礼仪,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娃既备礼[1],岁时伏腊[2],妇道甚修[3],治家严整,极为亲所眷[4]。向后数岁,生父母偕殁[5],持孝甚至。有灵芝产于倚庐,一穗三秀[6]。本道上闻[7]。又有白燕数十,巢其层甍[8]。天子异之,宠锡加等[9]。终制[10],累迁清显之任[11]。十年间,至数郡。娃封汧国夫人,有四子,皆为大官,其卑者犹为太原尹[12]。弟兄姻媾皆甲门[13],内外隆盛,莫之与京[14]。

      嗟乎,倡荡之姬,节行如是,虽古先烈女,不能逾也。焉得不为之叹息哉!

      予伯祖尝牧晋州[15],转户部[16],为水陆运使[17],三任皆与生为代[18],故谙详其事[19]。贞元中[20],予与陇西公佐话妇人操烈之品格[21],因遂述汧国之事。公佐拊掌竦听[22],命予为传。乃握管濡翰[23],疏而存之。时乙亥岁秋八月[24],太原白行简云。

      [1]既备礼:指成婚之后。备礼:礼仪周备。

      [2]岁时伏腊:等于说逢年过节。“伏”在夏季伏日祭祀,“腊”在农历十二月祭祀。

      [3]妇道甚修:做妻子和儿媳妇的规矩和礼数都非常周到。

      [4]眷:宠爱。

      [5]偕殁:都去世了。

      [6]有灵芝产于倚庐,一穗三秀:在守孝的草屋旁长出了灵芝,而且一穗上还开了三朵花。灵芝:一种名贵的菌类中药,古人视为“仙草”和“不死药”。一穗三秀:一根穗开了三朵花,是罕见的祥瑞的征兆。倚庐:守孝的草屋。

      [7]本道上闻:剑南道的官员报告给皇帝。

      [8]又有白燕数十,巢其层甍:又有数十只白燕,在他家的屋脊上筑巢。白燕:白尾的燕子。古代以为瑞鸟。

      [9]宠锡加等:格外地给予赏赐嘉奖。

      [10]终制:服孝期满。制:古人遇父母逝世,要三年不问外事,叫“守制”。

      [11]清显之任:显赫高贵的官职。

      [12]太原:唐府名,即并州。治所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晋源镇。

      [13]甲门:名门大族。

      [14]莫之与京:权势之大,没有一家能比得上。京:大。

      [15]牧晋州:任晋州刺史。牧:统治。晋州:唐州名,即平阳郡,治所在今山西省临汾市,辖境相当于今天山西省临汾、安泽、霍县、洪洞、浮山等地。

      [16]户部:为六部之一,掌管全国土地、户籍、赋税、财政收支等事务,长官为户部尚书。

      [17]水陆运使:户部中管理水陆交通的官吏。

      [18]为代:前后任官,相互替代。

      [19]谙详:熟悉。

      [20]贞元:唐德宗李适的年号(785—805)。

      [21]陇西公佐:指李公佐,字颛蒙,陇西(今甘肃省陇西县)人。曾举进士,宪宗时任钟陵从事等职。今存有传奇四篇:《南柯太守传》、《谢小娥传》、《庐江太守传》、《古岳渎经》。

      [22]拊掌:拍手。竦听:敬听。

      [23]握管濡(rú)翰:提笔沾墨。“管”(指笔管)和“翰”(指笔头)都是毛笔的代称。濡:沾湿。

      [24]乙亥岁:唐德宗贞元十一年,公元795年。

      《李娃传》是唐传奇中最为优秀的爱情篇章之一。女主人公李娃既不同于霍小玉的纯洁刚烈,也不同崔莺莺的温柔敦厚,她的性格非常独特。李娃对门阀制度的认识比霍小玉更为深刻。她最初与荥阳公子交往时,固然不乏真情,然而长期的妓院生活使她在计逐郑生的过程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屈于养母的压力,欺骗舍弃朝夕相处的情人。另一方面,她本质纯洁善良,并爱着郑生。当她看到郑生沦为乞丐时,心灵受到震动,失声痛哭说:“令子一朝至此,我之罪也。”李娃怀着一种赎罪的心情不惜一切地救助郑生,使他重新出人头地。但李娃对自己的身份有清醒的认识,在扶助郑生功成名就之后,李娃自思难以匹配,要求离去,她说:“今之复子本躯,某不相负也。愿以残年,归养老母。君当另结鼎媛,以奉蒸尝。中外婚媾,无自赎也。勉思自爱,某从此去矣。”对爱情的主动追求与忍痛放弃,都表现了清醒的自我认识和社会意识。

      李娃的结局非常美好,郑生的父亲并未嫌弃李娃,郑生和李娃终成正果,而且李娃最后还被封为国夫人。李娃之所以能受到肯定和尊重,那是因为她在男子金钱用尽的时候还给予爱情和经济的资助,而当男子当了官之后,她又能“知趣”地即时引退,丝毫不妨碍男子的婚宦前程。然而,那贵为国夫人的李娃,也失去了往日的鲜活与生动,只能是一个严守“三纲五常”封建等级秩序的妇人而已。《李娃传》的完满结局,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是不可能发生的,不过是作者加上一条光明的尾巴来表达人们美好的主观愿望,而且这美好的愿望中却充满了对世俗妥协的庸俗。

      《李娃传》在艺术上最值得称道的是它的情节,它是唐传奇中情节最曲折、繁复的篇章之一。一方面用紧张离奇的情节吸引着读者,另一方面用环环相扣的手法叙述得那样自然细密、合情合理。诚如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所言:“行简本善文笔,李娃事又近情而耸听,故缠绵可观。”这篇小说是根据民间说唱故事《一枝花话》加工创作而成,对后世很有影响。元·石君宝《李亚仙花酒曲江池》杂剧、明·薛近兖《绣襦记》传奇都是据此改编的。

      (尚丽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