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言小说《郭元振》原文翻译赏析_古文小说精选

  • 发布时间:2017-12-19 23:59 浏览:加载中

  •   本篇选自唐·牛僧孺所撰的传奇志怪集《玄怪录》。原书十卷,已亡,今存四卷残本,中华书局1982年出版的程毅中点校的《玄怪录》、《续玄怪录》合编本是目前较好的版本。牛僧孺(780—848),字思黯,陇西狄道(今甘肃临洮)人。穆宗时累官至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武宗时被贬为循州(今广东惠州一带)员外长史。他是中唐以后”牛李党争”中牛党的领袖。

      代国公郭元振[1],开元中下第[2],自晋之汾[3]。夜行阴晦失道[4]。久而绝远有灯火光,以为人居也,迳往寻之。八九里,有宅,门宇甚峻。既入门,廊下及堂上灯烛荧煌,牢馔罗列[5],若嫁女之家,而悄无人。公系马西廊前,历阶而升[6],徘徊堂上,不知其何处也。俄闻堂中东阁,有女子哭声,呜咽不已。公问曰:“堂上泣者,人耶,鬼耶?何陈设如此,无人而独泣?”曰:“妾此乡之一祠,有乌将军者,能祸福人[7],每岁求偶于乡人[8],乡人必择处女之美者而嫁焉。妾虽陋拙,父利乡人之五百缗[9],潜以应选[10]。今夕,乡人之女并为游宴者到是,醉妾此室,共而去[11],以适于将军者也[12]。今父母弃之就死,而今惴惴哀惧[13]。君诚人耶,能相救免,毕身为扫除之妇[14],以奉指使。”公大愤曰:“其来当何时?”曰:“二更。”公曰:“吾忝大丈夫也[15],必力救之。若不得,当杀身以狥汝[16],终不使汝枉死于淫鬼之手也[17]。”女泣少止,于是坐于西阶上,移其马于堂北,令仆侍立于前,若为宾而待之[18]。

      [1]郭元振(656—713):名震,字元振,魏州贵乡(今河北大名县)人。屡立军功,睿宗时,历任吏部尚书、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宰相)。后因诛太平公主功高,封代国公。玄宗时,获罪遭贬。后起用为饶州司马,病死于道。此文记他开元间下第,与史实不合,当属小说家随意敷演。

      [2]开元:唐玄宗李隆基的年号(713—741)。下第:落第。

      [3]自晋之汾:从晋州往汾州。晋州:治所在今山西临汾。汾州:治所在今山西汾阳。

      [4]隐晦失道:黑暗中迷了路。

      [5]牢馔:用牛羊等牲畜肉做成的食品。牢:古代祭祀时,牛、猪、羊三牲俱全叫“太牢”,只有羊、猪叫“少牢”。

      [6]历阶:沿着台阶。

      [7]能祸福人:能使人得祸或得福。

      [8]偶:配偶。

      [9]五百缗:即五百贯钱。缗:本指穿钱的绳索,借指成串的铜钱,古代通常以一千文为一缗。

      [10]潜以应选:偷偷地拿我去应选。

      [11]:同“锁”。

      [12]适:嫁。

      [13]惴惴:惶恐不安的样子。

      [14]毕身为扫除之妇:一生做侍候你的妾。扫除之妇:指妾。语本《礼记·曲礼下》:“纳女于天子曰备百姓,于国君曰备酒浆,于大夫曰备扫洒。”

      [15]吾忝大丈夫:我不够格做个男子汉。忝:自谦之词,意思是辱居于……之位。

      [16]杀身以狥汝:意即陪你同死。狥:同“殉”。

      [17]枉死:因冤枉或不应受的损害而死。

      [18]若为傧而待之:佯装做婚礼的引导人而等待着乌将军到来。傧:傧相,婚礼的引导人。

      未几,火光照耀,车马骈阗[1],二紫衣吏入而复走出,曰:“相公在此[2]。”逡巡[3],二黄衣吏入而出,亦曰:“相公在此。”公私心独喜:“吾当为宰相,必胜此鬼矣。”既而将军渐下[4],导吏复告之。将军曰:“入。”有戈剑弓矢,引翼以入[5],即东阶下,公使仆前曰:“郭秀才见。”遂行揖。将军曰:“秀才安得到此?”曰:“闻将军今夕嘉礼[6],愿为小相耳[7]。”将军者喜而延坐[8],与对食,言笑极欢。公于囊中有利刀,思取刺之。乃问曰:“将军曾食鹿脯乎?”曰:“此地难遇。”公曰:“某有少许珍者,得自御厨[9],愿削以献。”将军者大悦。公乃起,取鹿腊并小刀,因削之,置一小器,令自取之。将军喜,引手取之[10],不疑其它。公伺其无机[11],乃投其脯,捉其腕而断之。将军失声而走,道从之吏[12],一时惊散。公执其手,脱衣缠之。令仆夫出望之,寂无所见。乃启门谓泣者曰:“将军之腕已在此矣。寻其血迹,死亦不久。汝既获免,可出就食。”泣者乃出。年可十七八,而甚佳丽。拜于公前,曰:“誓为仆妾。”公勉谕焉[13]。天方曙,开视其手,则猪蹄也。

      [1]骈阗(tián):拥挤热闹的样子。

      [2]相公:对宰相的称呼。

      [3]逡巡:顷刻,极短的时间。

      [4]渐下:慢腾腾地下车来。

      [5]引翼:引导而护卫着。

      [6]嘉礼:指婚礼。

      [7]小相:傧相,负责赞礼的人。小是谦称。

      [8]延坐:请坐。

      [9]御厨:皇宫的厨房。

      [10]引手:伸手。

      [11]无机:没有防备之心。

      [12]道从:即导从,陪同跟随的人。道:同“导”。

      [13]勉谕:用道理来劝导。

      俄闻哭泣之声渐近,乃女之父母兄弟及乡中耆老[1],相与舁榇而来[2],将取其尸,以备殡殓。见公及女,乃生人也。咸惊以问之,公具告焉。乡老共怒公残其神,曰:“乌将军此乡镇神[3],乡人奉之久矣,岁配以女,才无他虞[4]。此礼少迟,即风雨雷雹为虐。奈何失路之客[5],而伤我明神?致暴于人,此乡何负[6]?当杀卿以祭乌将军;不尔[7],亦缚送本县。”挥少年将令执公。公谕之曰:“尔徒老于年,未老于事[8]。我天下之达理者[9],尔众其听吾言[10]。夫神,承天而为镇也[11],不若诸侯受命于天子而疆理天下乎[12]?”曰:“然。”公曰:“使诸侯渔色于国中[13],天子不怒乎?残虐于人,天子不伐乎?诚使汝呼将军者,真神明也,神固无猪蹄。天岂使淫妖之兽乎?且淫妖之兽,天地之罪畜也。吾执正以诛之[14],岂不可乎!尔曹无正人[15],使尔少女年年横死于妖畜[16],积罪动天。安知天不使吾雪焉?从吾言,当为尔除之,永无聘礼之患,如何?”乡人悟而喜曰:“愿从命。”

      [1]耆老:乡绅之年老者。古称六十岁为耆。

      [2]舁榇(yúchèn):抬着棺材。舁:抬,扛。榇:古时指内棺,后泛指棺材。

      [3]镇神:镇守一方的神灵。

      [4]他虞:另外的忧患祸害。

      [5]失路:迷路。

      [6]何负:有何亏负。

      [7]不尔:不如此,不这样。

      [8]尔徒老于年,未老于事:你们白活了这么大年纪,却没有处理事情的经验。徒:枉自。老于年:年纪大。老于事:指阅历广,处事通达老练。

      [9]达理者:通达道理的人。

      [10]其:副词,放在谓语之前表示劝告。

      [11]承天而为镇也:接受上天的旨意镇守一方。

      [12]疆理:努力治理,即治理好,管理好。

      [13]渔色:贪好女色。

      [14]执正:坚持正理。“正”是对“邪”而言。“邪”即上文的“淫妖之兽”。

      [15]尔曹:你辈。正人:懂得正理的人。

      [16]横(hènɡ)死:意外死亡。

      乃令数百人,执弓矢刀枪锹镬之属[1],环而自随,寻血而行。才二十里,血入大冢穴中。因围而[2]之,应手渐大如瓮口[3]。公令采薪燃火,投入照之。其中若大室,见一大猪,无前左蹄,血卧其地,突烟走出[4],毙于围中。

      乡人翻共相庆[5],会钱以酬公[6]。公不受,曰:“吾为人除害,非鬻猎者[7]。”得免之女,辞其父母亲族曰:“多幸为人,托质血属[8],闺闱未出,固无可杀之罪。今者贪钱五十万,以嫁妖兽,忍锁而去,岂人所宜!若非郭公之仁勇,宁有今日?是妾死于父母,而生于郭公也。请从郭公,不复以旧乡为念矣。”泣拜而从公,公多歧援谕[9],止之不获,遂纳为侧室[10],生子数人。公之贵也,皆任大官之位。事已前定,虽主远地而弆于鬼神[11],终不能害,明矣。

      [1]锹(qiāo):一种掘土器。用熟铁打成片状,前一半略呈圆形而稍尖,后一半末端安有长木把。镬(jué):一种掘土农具,类似镐。

      [2](zhú):掘,挖。

      [3]应手渐大如瓮口:随着挖掘之处,坟穴被挖开一个像瓮口那么大的一个口子。

      [4]突:穿过。

      [5]翻:转而。

      [6]会钱:大家凑钱。

      [7]鬻猎:出卖猎获物。这里指以被救的女子换取利益。

      [8]托质血属:托身而为亲骨肉,指做女儿。

      [9]多歧:指郭元振提出各种理由阻止此女嫁他。援喻:指郭元振援引譬喻来说服此女重与父母和好。

      [10]侧室:妾,小老婆。

      [11]主远地:以远地之人为主人,即在远方做客。弆(jǔ)于鬼神:藏身于鬼神所在的乌将军祠里。弆:隐藏。

      本篇写郭元振发迹以前,仗义杀掉托名乌将军的猪怪,为民除害,情节曲折生动,颇为后人称引。这是一个歌颂英雄侠义的故事。把侠义、神怪两类题材结合起来,让小说的情节更加生动而吸引人。一个丑拙的猪妖化身为当地能“祸福于人”的“乌将军”,要黎民百姓每年为他选一个姿色美好的处女为妻。多少人家为此肝肠寸断,多少有情人为之无法终成眷属,但由于深信并惧怕“乌将军”的无边法力,乡民们谁也不敢不从他的无理要求。当郭元振路过此处,并遇到了那位被选出来的姑娘时,他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就先用计割下了所谓“乌将军”的左手。后来才发现,竟然只是猪蹄而已。他说服了仍然迷信猪妖并要杀他为“乌将军”报仇的百姓们,并与他们一起围杀了负伤逃走的猪妖。那位姑娘被解救之后,怨恨自己的亲生父母无情地将她献于猪妖,感恩于郭将军的侠义相救,坚决不随父母回家,而定要追随郭元振。

      故事只用简洁的语言就将女子的美丽和柔弱表现出来,从侧面衬托了她的可怜处境;将冲突激烈的斗争场面也以寥寥数语表现得紧张生动又非常吸引人。其实这类侠义小说在中唐时期很常见。文中的英雄人物并非法术无边的神仙道人,只是一个为百姓所熟知的常人,这就更增加了故事深入民心的力度。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当时社会对豪杰侠士的需要、认可和赞扬。这种题材的故事不只志怪,也重志人。说明了当时小说创作者还是比较注重取材的。

      (尚丽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