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影花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明清艳情小说选

  • 发布时间:2017-12-24 10:03 浏览:加载中
  • 云影花阴


    第一回 大财主侍机破瓜

    诗曰∶

    可惜年月易白头,一番尽一番秋;

    人生及时须行乐,漫权下数风流 。

    奴婢有意觅鸾交 ,怎奈死盯防;

    窃得云雨无限趣,乐极悲生亦断肠。

    话说乾隆年间、苏州吴江 县有一员外,姓褚名贵宇,字强生。他靠祖 上传遗,家中仓廪充实,金银过斗。在县中属大富人家,人称褚财主。

    强生一生受用,只有一件缺陷,是他的日夜愁思,敢怒而不敢言者。

    你道他为着甚事?原来强生之妻张氏,乃富家之女,姿色出众,倾国 倾城,娇养习 成。当初嫁了强生,夫妻二人,恩无比。只因过於恩, 未免曲意奉承。曲意奉承,则张氏专极专宠 ,渐渐受其所制。受其所制则 惟命是从,而吃醋之事日生矣。

    故此强生一生被张氏束手束脚,房中使女、仆妇虽多,却不敢与他等 接谈嘻笑。家中尚然如此,则外面的闲野草不问可知矣。

    不期成亲十馀年,张氏绝不生育。强生每每托言比喻,或亲戚朋友生 了子女来报喜者,强生则故意在张氏面前称扬赞羡。

    张氏心知其意,便正色道∶“人能生育,皆系男人。你今力量不济, 不能生育,不抱惭自耻,怎生得磋怨我起来了?莫非我自己会生不成? 如今嫌我不能生育,故此在我面前说王道李,指望我与你讨妾生子。古语 说得好,男子四十无儿方娶妾。你今尚不有四十,怎生得有如此痴念!又 焉知我不能生子。只要你会挣,包皮皮你生得出来!”

    强生一片痴心,指望有些光景,不期张氏一顿埋怨,心中甚是不服, 却不敢回言,只得笑脸相迎道∶“我并无此意,你别疑心错怪了我,我如 今只得极力挣一挣看。”张氏方才笑道∶“这才是正理。”

    自此二人又挣了近十年,张氏仍是肚皮平平,子女之事全无影响。

    强生方才着急,要想活动活动,怎奈张氏见他有心不善,一发防闲, 竟寸步不离。整日将强生留於家中。守着强生过日。

    又过了数年,强生已年近五旬,张氏见他年已老成,况向无苟且之事 ,亦不甚紧防。强生见他不似前番苛刻,又示免放下生子心肠,便时常哀 求恳告。张氏道∶“再过几年,我也少不得为你设法。”强生见他许肯, 好不欢喜。

    一年,後园中群盛开,强生吩咐仆妇备酒在园中,陪了张氏步园 来。在下赏玩了一番,又携手上了假山,眺望了一回,又到亭上来坐。

    仆妇将酒肴备好,设席海棠下,请强生饮酒。二人便坐下,对 饮开来。酒过数巡,张氏不胜酒力,又因心下不快,伏於桌上。

    强生见他醉了,自家也有三分醉意。又见几个使女身旁陪着,虽不敢 说话,却用眉目暗挑,勾的几个使女皆掩袖而笑。内中一个名唤秋,年 方十六岁,生的标致,怎见得?但见∶

    乌发垂肩,眉儿弯弯,眼儿灵,面泛红光;俏丽脸蛋,似吹弹即破 ;樱唇频动,鼻儿玲拢;一双秀手,十指纤纤,犹如雕的美玉;一对玉 臂,丰盈而不见,娇美而若无骨。

    强生一向留意,今又十分注目。只碍着老虎在旁,未能轻举妄动。又 恐张氏假醉,遂把手在其肩上试探,张氏全不作声,只呼呼的沉睡,便又 直相秋。

    秋被他相得羞怯,遂对众姐妹道∶“我们在此无事,不如玩玩再 来。”言毕,各自走开。

    秋心中惶惶,走到一处,在那攀扑蝶,自取其乐。强生起身, 寻秋。走至假山旁,满脸堆笑道∶“秋,你我同到假山中看景致。 ”秋笑道∶“里面没甚景致,我不。”

    强生道∶“包皮皮你有好的所在。”言毕,把手扯过秋,含笑走至 中。那强生一把搂住秋道∶“我一向想你,恨无便处。今日缘份已到, 万莫错过。”

    秋笑道∶“老爷不可如此,知道了,定无好日子过。”言语之 时便故意用手来推。

    强生拦腰抱定道∶“天赐良机,好姐姐救我。”秋挣扎几下,不禁 粉脸赫然,但不敢高叫,任那强生箍的如铁桶一般。强生将脸凑过,吐出 红舌儿,在秋面上亲个不休。不觉裆中之物,挺挺然呼之欲出,遂腾出 双手,游走於秋全身。俄尔一手斜脑,把握揉搓,一手陈仓暗渡, 直取下体,摸住鼓鼓儿,不释手。

    唬得个秋目张口开,全身又趐又痒,道不清为何滋味,又兼处隔 着裙裾被一硬物顶着,想必是那话儿,禁不住佯装问强生道∶“老爷裤兜 藏着何物,硬梆梆的?”

    强生笑道∶“是乃宝物也,乖乖想见识否?”

    秋羞涩难当,俏脸蛋儿红至颈儿,道∶“老爷怎生如此孟,要是 让人觑见,怎生得了?”

    强生不言语,哼叫有声,手动不休,此时欲火陡腾,全身燥热 难当, 遂将秋按倒在假山石上,把手扯其罗裙,秋忙把手制止;这一遍一 拦,令强生火更旺,哪顾得许多。遂一把扯开其罗裙,脱掉其小衣,又 忙卸掉自家裤儿,身於前,秋犹含羞色,不肯相就,强生玉直挺, 心荡难当,俯视其。只见颤突起,丰腻圆润,毛儿稀疏,正中紫艳艳 一道缝儿,犹开口的小馒头。

    秋羞怯,以手掩面,儿摆个不停;强生见之,早已魂飞天外,遂 掰开秋双股,扛起金莲,架於肩上,扶物照着,挺身冲下,将硕 大物直秋大间。

    秋又将儿左摇右摆,强生那物滑来滑,不得内,急得他只 好止住蛮力,施些温 柔手段,哄道∶“秋好乖,你若遂了我的心,恁 你要些甚麽都可。”秋亦不答应,身儿依旧摆动不停,恰如风中杨柳, 风万状。

    见强生急燥,秋心中又不觉好笑,不由忖道∶“天下男人都如此好 色贪吃,今日羊虎口,倘若闹将起来,没甚结果不说,惹恼老爷定被驱 逐!”想此,无奈只得依了他。

    强生见秋已拿开手,知他已属意自家,忙搂住道∶“心肝,你若将 我弄得利了,扶你做个偏房!”秋笑而不语。

    强生以頭投口,研濡渐渍,秋颦蛾承受,强生遂脱其物, 以手摸之,似有流溢,而情小窍仅容指,乃轻轻以頭抵其口, 竟不能进,遂取津唾涂於頭,在其口研擦,直把力一耸,进寸馀。

    秋年幼,尚未开苞,心生胆怯,遂将一缩,物又脱出。强生忙 取来衣服,衬於秋下,对秋道∶“心肝,别怕,只要我进,定叫你、畅乐至极!”

    欲知二人後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