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导藏娇的故事——东晋开国第一相王导的历史评价为什么非常高

  • 发布时间:2017-09-28 10:29 浏览:加载中
  •   在中国历史上,东晋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朝代,说东晋特殊,主要是指东晋一朝的政治形态与其他朝代的差异非常明显,也就是通常所谓的“门阀政治”。

      就政治形态来说,宋朝是分水岭,宋之后是士大夫政治,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而宋朝之前则是贵族政治,皇帝与贵族分享权力,当然自隋开科举,已有向士大夫政治转变的痕迹,但不明显。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士族势力发展最为迅速的时期,但就“门阀政治”来说,整个魏晋南北朝,真正实行“门阀政治”的其实只有东晋。从大的范畴来说,东晋也属于贵族政治,但表现得更极端,士族直接控制着最高权力,皇帝成了“精神领袖”。

      说到东晋的士族,有资格作为整个魏晋南北朝时期士族代表的,肯定是琅琊王氏。琅琊王氏号称天下第一高门大族,当时流行一句俗语:“王与马,共天下。”马是指东晋的司马皇帝,王指的就是琅琊王氏。而真正开创琅琊王氏辉煌历史的,就是王导。

      王导是东晋开国第一相,生于晋武帝咸宁二年(276),王导的曾祖父非常有名,就是《二十四孝图》中挂上号的卧冰求鲤的王祥,《晋书・臣子传》中第一个就是他。王导出身高贵,少时便为世人所知。王导长大后,西晋统治因为爆发八王之乱,已经彻底崩溃,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称王,中原大乱。

      此时中原乱局已经不可收拾,晋宣帝司马懿的曾孙琅琊王司马睿很有战略眼光,看中了江东这块避难宝地,便想办法谋了个扬州刺史的位子,跑江东发财去了。

      王导和司马睿的私交很好,司马睿能在江东开创新天地,王导是立了首功的,难怪司马睿称帝后,激动得要拉王导一起坐在御榻之上,以示荣遇。王导虽然没坐上去,但天下人都知道,司马家的天下,有他王家的一半股份。

      王导的历史评价非常高,《晋书》就把王导比做汉朝的开国名相萧何、曹参,要论功劳,王导也确实当得起,没有王导的帮忙,司马睿的开国事业是不可想象的。王导深居高位,有钱有势,像他这样的钻石级男人,肯定会有不少追求者,王导也是来者不拒,收了几位貌美如花的,养在家里做了小。

      王导倒是美了,可却惹恼了一个人,就是王导的正牌大老婆曹氏。曹氏是只母老虎,母老虎倒没什么,可曹氏偏偏还是个大醋坛子。更加要命的是,王导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怵这个母老虎。

      曹氏对王导其实也没二话说的,自嫁到老王家,里里外外的事情没少打理,是王家的功臣。她对王导的感情很深,但唯独不能接受的就是王导在她眼皮底下公然吃腥,这岂不是拐弯抹角地告诉她:“老太婆,你该退居二线了。”曹氏越想越恼,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给王导做牛做马,没想到这只老花猫贼性不改,越发放肆。

      最让曹氏接受不了的,是她天天还要和这帮狐狸精挤在一个锅里吃饭,成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曹氏心里这个窝火。虽然那帮狐狸精很得宠,但好在曹氏有名分,是家里老大。曹氏也经常仗着自己首席老婆的身份,对那帮碍眼的,从来没给过好脸色看,今天教训这个,明天敲打那个,污言秽语的没少对付。

      那帮小MM在王家受够了母老虎的气,个个委屈得不得了,但又不敢顶嘴,毕竟人家是正牌,惹不起,只好结伙跑到老公那里哭鼻子。王导刚开始还能容忍,但时间久了,王导也扛不住了。老太婆这样天天在家里折腾,王府一片乌烟瘴气。

      王导到底是一代名相,智商非常高,眼珠子一转,就有办法了。王导有钱,就在外面秘密营办了几座上等宅子,然后进行战略性转移,把几个小妾都接到新住处,王导这下可抖起来了,脸上乐开了花:“让你这个老太婆再胡闹,自己在家玩吧。”

      王导哪知道这个老太婆根本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曹氏虽然不知道这老猫把狐狸精藏到哪里了,但她是不会放过这帮狐狸精的,有事没事都要打听她们的下落,然后好好羞辱她们,解心头这口恶气。

      机会终于让曹氏等到了。有次朝廷举行元旦大会,朝中勋贵可带正室子女相聚,君臣共作一乐。曹氏自然跟去了,在一大帮人中,曹氏突然发现人群中有两三个小男孩,骑着小羊四处游玩。曹氏仔细打量这几个孩子,怎么长得跟王导这么像?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曹氏明白了,这肯定是王导跟那几个狐狸精生下的种。

      为了慎重起见,曹氏回头告诉侍女:“你去问问,这几个小孩是谁家的孩子。”要说曹氏带出来的奴婢,个个都油滑水灵,侍女趁人不注意,跑到小孩子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果然套出了实情。回禀曹氏,确实是王丞相的公子,甚至连王导的小妾住处地址都套了出来。

      曹氏一听,气得眼中直冒火,“好你个老花猫,老娘待你可不薄,你居然敢生下这几个兔崽子,今天老娘绝饶不了那几个狐狸精。”曹氏果然够豪爽,回头告诉随行的二十多个家奴,操着刀去别馆,要了结狐狸精们的性命。

      这时王导正和朝中同僚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说说笑笑,突然心腹急忙来告王导:“大人,出大事了,大夫人知道小夫人们的住处,拿刀问罪去了。”

      王导一听,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去,这老太婆也太心狠手辣了,要是被她寻着,娘儿们还不得一人一刀上西天?王导急了,寻了一头牛车,一定要赶在曹氏之前将小妾们救走,不然就要出人命了。王导为了赶时间,也顾不得大丞相的威仪了,用麈尾柄狠狠敲打着牛屁股。

      老牛狂奔,当王导赶到别馆的时候,曹氏还没到,王导来不及说话,急命小老婆们赶快跟他上牛车逃命。王导在外面可能还有其他宅子,很顺利地将小老婆们转移了出去。

      当曹氏一伙人气势汹汹地来到别馆时,早已经人去楼空,老太婆知道这肯定是王导察觉到了什么,早一步下了手。眼睁睁看着狐狸精虎口脱险,气得老太婆说不出话来。王导经过此番教训,以后再也不敢没事带小兔崽子们出来了,万一再让老太婆发现,弄不好老太婆先把儿子们给宰了。

      因当时是元会日,朝臣们都在,这事很快就在圈子中传了开来,成为笑柄。司徒蔡谟生性喜欢捉弄人,看人出洋相,这等上好的笑料,蔡谟岂肯放过?

      有次朝会之后,蔡谟拽住了王导,戏弄他:“丞相大喜!”王导奇怪,问他:“司徒有何见教?何喜之有?”蔡谟也真够绝的,假模假样地道:“丞相不知道?朝廷最近有旨要下,准备加丞相九锡,以示丞相尊礼。”

      王导一愣,没听说过这事啊,不过做臣子的能加九锡大礼,那是何等的荣耀,虽然王导并没有篡位之心。王导对加九锡之说信以为真,他相信自己有资格当起九锡礼的,不过总要谦让一番,这也是历史惯例,因此对着蔡谟谦让不已:“导何德何能,敢受如此大礼。”

      蔡谟没想到王导居然当真了,忍着笑说道:“不过最近时事艰难,国资不丰,到时加九锡时,只有短辕牛车、长柄麈尾可用了,丞相不要嫌弃,凑合着用吧。”说完,蔡谟仰天狂笑而去。

      王导终于回过味了,蔡谟这是在耍他。王导气得胡子直翘,冲着蔡谟的背影跳脚大骂:“当年我和你爹蔡克共游洛阳的时候,那时还没你这个兔崽子,居然敢戏弄老夫,真是气死我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