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谛的故事——来华译经僧中最不幸的一位

  • 发布时间:2017-11-19 15:13 浏览:加载中
  • 真谛

    第一节 生于乱世离家求索


      李利安

      公元499年春天的一日,真谛降生于古印度优禅尼国的东部重镇卑地写城。

      真谛原名亲依,俗姓颇罗堕,意为利根仙人。其父老颇罗堕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婆罗门学者。五年前,他响应笈多王朝皇帝佛陀·笈多的号召,在耶输达曼的率领下,英勇作战,终于将横行肆虐的厌哒人赶出马尔瓦高原。耶输达曼因功封王,立都于乌者衍那城。随着厌哒人势力在北印和中印的进一步扩张,昔日庞大的笈多帝国,被迫退缩于恒河下游一隅之地。耶输达曼仿效各地诸侯的作法,宣布了优禅尼国的独立。颇罗堕因为英勇善战,被提升为将军,驻守在东部要塞卑地写山下的卑地写城。

      亲依十八岁生日这天,颇罗堕家族的男女老少都聚集一堂,与特邀的婆罗门一起,给亲依举行成人授洗仪式。

      中午时分,门外来了一队人马。旌旗前导,幢盖随后。富丽华贵的车辇在众多侍从的环护下,缓缓停在大门之外。年逾花甲的老颇罗堕带着公子亲依迎出门外。几位随从早已闻讯而出,侧立辇旁。侍者掀开车门幕帘,一位英俊的青年男子走下马车。颇罗堕父子垂首合十,恭恭敬敬地将这位少年迎入正堂,分宾主坐下。

      这位少年原来是优禅尼国王子——月婆首那,他是借视察卑地写城之机,前来参加亲依成人洗礼的。

      “王子驾临寒舍,下官深感荣幸!今日准备不足,多有懈怠之处,还望王子见谅。”颇罗堕诚惶诚恐地说道。

      “很好!很好!大伯不必客气。公子今日受洗成人,我代表父王特来祝贺,愿颇罗堕家族兴旺发达,愿亲依早承大业。”王子接着又说:“我在京城就听说贵公子风神俊朗,今日一见,果然是道气逸群,德音迈俗啊!”

      亲依连连致谦道:“愚钝昏昧,怎敢当王子夸奖。”

      这时,在座的一位官员插话道:“颇罗堕的确教子有方,亲依也不负众望,从六岁开始,就在婆罗门学者的直接指导下,刻苦攻读,勤奋钻研,如今已穷尽四韦秘旨,精通六师奥义,年纪虽轻,可已是我们卑地写城有名的大婆罗门了。”

      亲依羞愧难当,忙摆手言道:“后生虽用功多年,四种《吠陀》、各类《奥义》都已学过,怎奈一窍难开,人生之真谛未得,宇宙之妙理未明,思想中的疙瘩犹如搅在一起的乱麻,至今依旧难以解开,真是惭愧之至。听说外界已有诸多新经问世,不知其所诠之道,可有开窍之理?”

      颇罗堕忙起身说:“《吠陀》开启,岂会有差,如今外面所兴之说,还不都是些歪门邪道,不足言,不足言。”众人也齐声附和。

      王子月婆首那开口言道:“公子所说自有常人难解之处。我想公子如此好学善思,穷究至理,他日必有所成,也可为光大我天竺文明尽一份力量。”王子又将目光转向亲依,会意地点了点头,当下表示要利用这次卑地写之行,与亲依畅谈几次。亲依也表示乐意从命。

      当日的成人受洗大礼在热热闹闹的气氛中如律如法,圆满结束。

      次日吃过早饭,当家人正在商议公子的婚姻大事时,亲依悄然走出了家门。王子月婆首那早已等候在别墅门外。两位年轻人欢喜重逢,随即消失在幽长清静的林间小径之中。

      “昨日听小弟说‘虽通四韦而真谛未明’,我想小弟肯定会有常人难解之心得。生命短暂,宇宙无穷,学之愈深,疑之益广,知有不足,方有求得真谛之望啊。”月婆首那首先开口。

      “小弟自从随婆罗门师学习,至今已十二个年头,怎奈天生愚痴,总难融会贯通。可我的脾气是凡事皆要穷究到底。理尚未通,学无所成,内心不安啊!王子见多识广,还请不吝赐教。”亲依谦恭地说。

      月婆首那说:“你不要再称我为王子了。尽管父王将全部希望寄托于我,可世乱我心更乱。治世还得先治心,所以来日未必就会继承王业。不管怎样,你我今后就互称兄弟吧。”

      说话间,二人已走到了一处高地。回首翘望,在不远处有两座沙丘,沙丘内外散布着十几处高低错落的古塔。微风吹过,黄沙泛起,凄凉中更增添了古塔的苍劲与刚毅。在那斑驳脱落的塔缝中,生长着几束枯黄而坚硬的野草,好似古塔的精灵,在俯瞰这悲凉的世界。

      月婆首那收回视线,就地在一块大石上坐下。“世事沧桑,人生无常,看看这荒凉飘散、不能自主的尘沙,怎可与那雄浑苍劲、清净独立的古塔相比。”月婆首那慨然叹道。

      “听说这些古塔是孔雀帝国时代阿育王建造的,原是想让人们见塔思佛,进而从佛法慧海中汲取资粮。可如今,我们这一带有几人知晓佛法?大家无不以四部《吠陀》为至高无上之经,无不以正统学说为登峰造极之理,谁还去学什么佛法!只可惜阿育王枉费了一片慈心。”亲依对王子说。

      月婆首那接着说:“提起阿育王,那可是我们天竺不可多得的明君。说来也巧,这位皇帝与此地还有过一段很深的因缘哩。”

      “是吗?请王子快说给我听听。”亲依急切地恳求道。

      月婆首那不慌不忙地讲了起来:“那时候,阿育王尚未登基,他以总督之职镇守在这里,并与此地的长者之女戴蜚结婚,后来生下摩哂陀。阿育王年轻气盛,以拓疆掠土、征服天下为志向,四处攻伐,涂炭生灵,终于建立起一个空前庞大的帝国。原指望摩哂陀承继大业,可这位王子目睹人间惨象,认为即使建立起帝国,依然不能祛除社会的痼疾和人生的痛苦,于是毅然选择了一条与父亲完全不同的道路——皈依佛门,弘布佛法。在其子的影响下,阿育王逐渐悔悟,意识到武力征服,不但不能解决社会人生的根本问题,而且增添了自己的罪孽。只有佛陀之正法,才可施惠于民,增福于己。于是,他也皈依了佛法,并在全国各地建造了八万四吹过,黄沙泛起,凄凉中更增添了古塔的苍劲与刚毅。在那斑驳脱落的塔缝中,生长着几束枯黄而坚硬的野草,好似古塔的精灵,在俯瞰这悲凉的世界。

      月婆首那收回视线,就地在一块大石上坐下。“世事沧桑,人生无常,看看这荒凉飘散、不能自主的尘沙,怎可与那雄浑苍劲、清净独立的古塔相比。”月婆首那慨然叹道。

      “听说这些古塔是孔雀帝国时代阿育王建造的,原是想让人们见塔思佛,进而从佛法慧海中汲取资粮。可如今,我们这一带有几人知晓佛法?大家无不以四部《吠陀》为至高无上之经,无不以正统学说为登峰造极之理,谁还去学什么佛法!只可惜阿育王枉费了一片慈心。”亲依对王子说。

      月婆首那接着说:“提起阿育王,那可是我们天竺不可多得的明君。说来也巧,这位皇帝与此地还有过一段很深的因缘哩。”

      “是吗?请王子快说给我听听。”亲依急切地恳求道。

      月婆首那不慌不忙地讲了起来:“那时候,阿育王尚未登基,他以总督之职镇守在这里,并与此地的长者之女戴蜚结婚,后来生下摩哂陀。阿育王年轻气盛,以拓疆掠土、征服天下为志向,四处攻伐,涂炭生灵,终于建立起一个空前庞大的帝国。原指望摩哂陀承继大业,可这位王子目睹人间惨象,认为即使建立起帝国,依然不能祛除社会的痼疾和人生的痛苦,于是毅然选择了一条与父亲完全不同的道路——皈依佛门,弘布佛法。在其子的影响下,阿育王逐渐悔悟,意识到武力征服,不但不能解决社会人生的根本问题,而且增添了自己的罪孽。只有佛陀之正法,才可施惠于民,增福于己。于是,他也皈依了佛法,并在全国各地建造了八万四一阿磐提的西都,历经千年,至今都城方圆犹有三十余里。亲依背着行囊,伫立在奇布拉河岸边,望着这座似曾相识的古城,陷入了痛苦的思索:高耸的古城记载着千般辛酸,川流不息的人群不知隐藏着几多痛苦,连年的攻伐吞没了多少无辜的生命,无息的争斗摧毁了多少纯净的心灵……终日忙碌的人们啊,何时才能从这无尽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此时的优禅尼国王宫,正处在一片慌乱之中。原来,厌哒人的威胁虽暂时缓和,但西来的攻掠,南来的侵扰,一时俱发,王子月婆首那却潜行出离,至今未归。皇室派人四处打探,均无王子下落。据知情人说,王子为追求真理,已遁迹林泉,这一走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

      王子离家求法的消息,对亲依产生了极大的震动,然而,这一切又似乎早已在意料之中。想起卑地写山下,他与王子促膝相谈,王子那爽朗俊逸、超凡脱俗的气质,敏锐严谨、体悟幽微的作风,曾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他从王子那里知道,在笈多帝国衰落、百邦分立争斗的年月里,婆罗门正统理论已日益受到人们的怀疑。可王子所说的诸师竞起、各弘其说,又具体指哪些理论,何家才是解释宇宙实相之至理?哪派才是解脱人生痛苦之真谛呢?

      亲依在都城住了数日。这里的学术气氛与卑地写城差不多,宏伟壮观的大黑庙,每天吸引着大量的婆罗门信徒前来朝拜。昔日的佛寺大多倒塌毁坏,婆罗门正统学说成为王国上下不可动摇的信念。亲依对此早已腻烦透顶,难怪王子身居国都,也要出走他乡。此时,他算真正理解王子的行为了。

      处于极高求法热情中的亲依,已完全顾不上父母的反对,友人的劝告,和未婚妻的焦灼等待,怀着对宇宙人生的一系列疑问,茫然地踏上了云游天下、遍访名师的求学之路。临行前,他托人将这一决定告诉家人,希望父母亲能理解他的选择。这样,在婆罗门教盛行的优禅尼国,又出了一个离经叛道的求索者。

      那时,北部广大地区均为厌哒人占据,向南翻过文迪亚山脉,便是滚滚西去的尼布德河。亲依独自一人,沿着河边那条崎岖的山路,默默地向西走去。十八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寂寞,如此的迷惘,梳理不清的思绪,犹如那浑浊的河水,一刻不息地涌动着;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像那蜿蜒起伏的山丘,不知何时才有尽头。

      傍晚时分,亲依来到了西南印度的羯禄跋占婆国。街道两旁为数不多的店铺中,射出几束昏暗的灯光。除了灯光下偶尔晃动的人影和为饥饿所迫出来捕捉食物的蝙蝠外,街上再没有一丝生机,犹如早已废弃的古镇。亲依好不容易寻到几位长者,可他们的态度十分冷漠。

      羯禄跋占婆国是一个邪法盛行的地方。这里民俗浮薄,人性诡诈,大家不知道学问技艺,除了祭祀天神,就是浑浑噩噩地度日。亲依在此云游月余,不但没有搜寻到什么新经秘典,而且处处受人冷遇,生活上也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艰难之中。

      亲依独自一人,徘徊于坑坑洼洼的海边荒地上,内心犹如奔涌的浪涛,久久难以平静。放眼望去,海天一色,苍苍茫茫,亲依倍感凄凉和孤独,两行热泪禁不住滚落下来……亲依不由得想起了卑地写山下的那座高宅大院,他仿佛看到了父母亲那慈祥的微笑。那是一个多么温暖、多么安逸的家啊!在那里,亲依位居人上,不愁吃穿,行有卫士相随,居有奴婢服侍,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多少人连做梦也在想着这样美满的生活。而如今,他却漂泊异乡,流浪街头。

      是中途回家求得躯体的舒适,还是继续游学,求得灵魂的升华?亲依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第二天,他便离开了羯禄跋占婆国。

    第二节 皈依佛门剃度为僧


      月亮不知经历了多少阴晴圆缺,人间也不知发生了多少悲欢离合,四处云游的亲依却无暇顾及这一切,凭着对真理的执著追求,依然跋涉在漫漫的求索征程上。他走过一个个国家,闯过一道道难关,历尽重重曲折,先后跟随过胜论、正理、弥曼差、吠檀多派诸大师潜心修习,也曾仔细钻研过邪命外道、顺世外道、尼乾外道的学说。特别是瑜伽派和数论派对他的影响更大。至于流行于世俗社会的天文、地理、算数、音声、韵律、文法、兵法、医术、逻辑等诸家大论,他也一一攻读,兼容并蓄,广征博采。亲依在茫茫学海之中尽情地遨游。

      公元526年4月,亲依因为对正在学习的数论派学说产生了越来越多的怀疑,所以又来到依烂拿山求学。

      伊烂拿山原是佛教正量部的基地,现在又特别盛行萨婆多部的学说。亲依同寺僧一同诵经拜佛,精修苦学。三个月后,亲依不但学通了所有戒律,而且已能身体力行,严持不怠。他的进步受到寺僧们的一致称赞。并由此获得了各位长老的爱戴和信任。

      这天晚上,方丈老和尚将亲依叫到他的禅房之中。亲依住寺三月有余,方丈不但从未召他人室单独相谈,就是平时偶尔相见,也从不搭话,所以,就连方丈的法号,亲依也丝毫不知,今日方丈怎么会突然专门接见他呢?莫非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莫非方丈要赶我出门?莫非……亲依心中充满了疑惑。

      “想你脱离数论阵营,只身前来敝寺习法,至今日业已一百。八天,耳闻目睹,心解身行,不知有何感想,往后又将何去何从?”方丈开门见山地问道。

      亲依被这一问,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原来这位深居简出的老和尚,平日一副孤僻冷漠的样子,怎么连自己人寺前的底细都了如指掌,住寺的天数也竟然记得如此准确。就在亲依暗自惊叹之时,方丈又开口说道:“佛法如大海,三藏浩无边。古今习法路,漫漫通天涯。”

      方丈话音刚落,亲依便起身向前,右膝着地,双手合十,面对方丈,恭恭敬敬地说道:“方丈在上,亲依弃家远行,云游四海,为的是求证人生解脱之真谛。谁知数年浪迹异乡,至今一无所成,心中惭愧万分。今春一偶然机会有幸聆听一位名叫德慧的大师弘法,那法音犹如雄狮哮吼,震醒了亲依昏昧迷惘的心灵。进入贵寺习法以来,亲依如饥似渴,享尽法味之美,如今已法喜洋溢。亲依赞叹佛法!亲依离不开佛法!亲依发誓要穷尽佛法!望方丈和尚理解亲依之心,圆满亲依之愿。”说着,亲依又向老方丈不停地礼拜起来。

      方丈和尚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他扶起亲依,语重心长地说:“人生之路苦,求法之途难,你初人佛法之门,往后的路还长着那!想我婆薮跋摩,学法四十余年,走遍五印,朝遍名山,可依然没有穷尽三藏,至今犹不敢有半点懈怠啊!”

      亲依听罢此言,又是一阵惊喜和激动,原来,眼前这位老方丈竟是他早已耳闻的大名鼎鼎的婆薮跋摩大师。他再次跪拜在老方丈的脚下,恳切祈求道:“尊敬的婆薮跋摩大师,亲依久仰您的学识,今日喜结法缘,实在三生有幸。请大师放心,亲依将终生献身佛门,誓愿穷尽佛法。只是眼下亲依初入佛门,下一步如何去修?如何去持?还请大师指教!”

      “快快起来!”婆薮跋摩又一次扶起亲依,拉他坐在自己身旁。“其实,老衲在你第一天人寺时,就发现你有逸群之道气,脱俗之胸襟。老衲走南闯北,所见所闻也不算少,像你这样志向高远、风神爽拔的年轻人还是不多的。只要你持之以恒,精进不怠,来日定能修成正果,以满平生之愿。”说着,婆薮跋摩站起身,小声对亲依说:“且跟我来。”

      亲依莫名其妙地跟着方丈走进一座古屋。婆薮跋摩随手关了房门,点着一盏油灯。

      “啊!这么多的经典!”

      透过跳动的灯光,亲依看到,在这座外表陈旧破败的房子之中,陈列着大量的佛教经典。房屋北墙正中,供奉着本师释迦牟尼佛像。供台不远处,有一张桌案,上面摆放着几夹梵文贝叶经典,桌旁有几把漆黑发亮的坐椅。

      婆薮跋摩指着房内堆积的经典,对亲依说:“佛法三藏,浩若烟海,本室所存仅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佛门有部派之分,但佛法无真谛之别,只有穷究各类经典,才能融会贯通。修习佛法最怕偏执而固持,真谛的证得,只有在博征而融通中才可实现!”

      “大师所言极是,亲依一定如您所说,广泛通读,深入钻研,融通佛道,弘扬真谛。只是人登高山须有径,舟行大海须有舵,这么多的经典,怎样才能尽快地掌握呢?”

      婆薮跋摩顺手拿出几夹贝叶经典,对亲依说:“以老衲之见,你不妨先看看这部《四谛论》,这是我积数十年之所学,对佛法之宗纲的勾划,写得很不满意,但目前也只好如此了,希望你以后能重写一部新的《四谛论》,将佛法的真谛完整地介绍给世人。”

      亲依接过《四谛论》,抬头凝望着老方丈那慈祥的面孔。十分感激地说:“谢谢老法师的指教,亲依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婆薮跋摩又从经柜中拿出几夹厚厚的经典,递给亲依说:“这是四部阿含,即《长阿含经》、《中阿含经》、《杂阿含经》和《增一阿含经》,佛的根本说教全在这里面了。你可以先看看这些经典,由此开始,深入经藏。”

      婆薮跋摩抬起头,指着满屋大大小小的书柜和经架,对亲依说:“本寺所藏的所有经典也都向你开放,只要你精进不息,勤奋钻研,自可游心法海,日行千里。如此一来,何愁实现不了你的夙愿?”

      亲依小心翼翼地捧着婆薮跋摩递过来的经典,将其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前,双眼噙着感激的泪水,向老法师深深地点了点头。忽然,亲依想起了经律中曾提到剃度出家的规定,三个多月来的寺院生活,也使他知道了拜师受戒对一个献身佛门的人来讲,是多么的重要。可拜谁为师,谁又会为他剃度授戒呢?这个一直萦绕在他脑海的问题,此刻似乎有了解决的希望。

      于是,他放下怀中的经典,双手合十,郑重而略带迟疑地问道:“大师在上,亲依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求得人生解脱的真谛。七年来,为了这一目标,亲依弃家云游,走过不少的弯路。自从来到贵寺习法以后,才开始步人正道。今夜幸得大师教诲,深感缘法殊胜,更坚定了终生学佛修法的信心。亲依不知今生剃度出家的缘分是否已经成熟?”

      婆薮跋摩已经看出了亲依的心思,他想,亲依不但信仰坚定,而且誓愿弘大,聪颖好学,必是未来佛门的希望,为这样的人剃度,还有什么不可的呢?于是,他十分爽快地说:“你要求剃度出家,献身佛门,这是好事。只是老衲年衰智昏,未读过的经典还很多很多,又怎能收你为徒呢?但念您这般精诚心切,老衲就权且代表佛、法、僧三宝,收下你这个弟子。”

      一听老方丈同意收他为徒,亲依的脸上顿时绽开了欣喜的笑容。他连忙俯身下拜:“谢谢大师不弃之恩,请接受徒弟的膜拜。”

      婆薮跋摩急忙拦住亲依,说道:“老衲虽收你为徒,但我认为,依法不依人,有戒不求师。从今以后,你我同为佛的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应如律而行,依法而修,开佛知见,弘法利生,让佛陀启示的真谛不断发扬光大!”

      “多谢大师指点。”亲依稍作停顿,又向老方丈言道:“亲依诞于凡世,生于俗家,父母原指望我成家立业,为建立一个万民亲近、百邦依附的强国而大有作为,所以给我起了个“亲依”的名字。可弟子以为,只有寻得人生的真谛,并依之教化万民,才可迎来一个持久的太平盛世。所以,弟子便选择了离家求法的道路。如今幸遇恩师,步人佛门,由此永绝俗缘,献身真谛,就请师傅赐我一个法号吧。”

      婆薮跋摩不说可以,也不说不可以。沉默片刻后,他不慌不忙地提起笔,在一幅帛缎上挥动了几下,然后,将其递给亲依。亲依接过那条帛缎一看,但见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两个大字——“真谛”。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婆薮跋摩主持隆重仪式,在伊烂拿寺的大雄宝殿内,为亲依正式剃度。从此,在伊烂拿的佛教僧团中,便多了一位名叫真谛的僧人。

      早习晚诵,日以夜继,真谛畅游法海,废寝忘食

      日修月持,春去秋来,真谛精进不息,福慧俱增。

    第三节 振锡扶南再入中土


      公元541年正月,中南半岛上的扶南(今柬埔寨)国国王留陀跋摩派遣使者,不远万里,漂洋过海,来到摩揭陀国访问,欲结两国之好。使节除献上大量方物礼品外,也带来了留陀跋摩王的一个请求,这便是搜选大乘佛经,礼请三藏法师。

      笈多王朝国王鸠摩罗笈多非常重视扶南王的请求。他想,自己刚刚继承王位,正需交友于四方,恰好有了个主动纳贡来朝的国家,他怎能放弃这次显示国力昌盛与文化发达的机会呢?据扶南使者说,留陀跋摩王虔信大乘佛法,并已皈依三宝,成为一名在家居士,对修持与弘扬佛法怀有极大的热情,对西天佛国的印度也是敬仰不已,所以,渴望与摩揭陀永结友好,以学习这里的佛教文化。这次扶南王遣使来朝,就是为了求取佛经,礼请高僧。可见,要保持并不断发展与扶南的友好关系,最重要的是要显示出摩揭陀佛法三藏之博大精深,及高僧大德的雄才妙智。

      从经典方面来说,那烂陀寺的三大宝殿中可说是应有尽有。可从高僧方面来说,当年曾留住该国的难陀、陈那、德慧、坚慧等一代宗匠,却已经走的走,寂的寂。安慧大师名高当世,妙达幽微,可惜年迈古稀,已经经不起泛海远游的辛劳。数来数去,只有真谛大师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真谛是于八年前来摩揭陀国那烂陀寺拜安慧为师学习大乘唯识之法的,从此唯识之法便成为他终生信仰的基石。

      真谛非常乐意接受前往扶南弘法的使命,不久,他便同扶南使节一起,带着大量佛典梵夹,乘坐着鸠摩罗笈多王亲赐的宝马香车,在十几位侍从的护卫下,浩浩荡荡地开出了王舍城,在东海岸边换乘一艘开往棱伽修国的大船。三个月后,又从棱伽修国出发,东行五百余里,到达孟人邦国金陈,由金陈继续向东,便到了扶南国的腹地。

      “扶南”,本意为山,大约建国于公元一世纪后期。早先曾有一位名叫柳叶的女王在这里实施统治,当时天竺的一位婆罗门名叫侨陈如,乘船来到这里,因其具有神授之弓法,无人敢犯,于是纳柳叶为妻,从此建立起一个以天竺文化为主的文明国家。公元前三世纪时,天竺阿育王的第八使团来此传教后,佛法又在此兴盛起来。

      公元541年10月的一天,真谛在两位扶南僧的陪同下,由众多侍从护卫引导,抵达王宫门外。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扶南王留陀跋摩,立即走下台阶,双手合十,向真谛三藏恭敬致礼。当日,留陀跋摩便在王宫之中举行了盛大的宴会,为真谛三藏接风洗尘。

      真谛被扶南王礼请为国师,并被邀请居住在王宫之中。两位扶南使僧奉敕继续陪其左右,吃穿日用全由王宫供给,来往行走,有专门马车乘坐。文武百官相见,必须恭敬行礼,不得有犯。

      扶南王宫虽不能与摩揭陀王宫相比,可也算得上富丽堂皇,宽敞舒适。真谛大师驻锡于此,一方面定期为国王及文武百官讲经说法,一方面由两位扶南僧协助翻译带来的大乘经典。留陀跋摩王虽极尽尊敬,竭诚供养,然王宫之中毕竟政事繁杂,加之高墙深院,也不利于在民众之中推广佛法,于是,一年后,真谛获准迁住于塔普罗寺。

      塔普罗寺离王宫不远,是一座皇家寺院,庄严雄伟,高僧云集,藏经丰浩,法化甚隆。真谛驻锡此寺后,又得几位精通梵语的扶南法师的协助,译经与说法事业有了更大的发展。

      这一天,真谛又翻译完一部大乘经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合上梵夹,走出译经殿外。恰在这时,一位小沙弥端着清茶水果走了进来。

      真谛觉得面熟,但又叫不出他的名字,此刻正好无事,便与这位小沙弥攀谈起来。

      “弟子名叫菩提,出家已经四年了。两个月前,受寺主遣派,来译经殿做些杂务。弟子喜爱梵语,自从来这里执差后,自我感觉进步很快,这都多亏了您的梵夹与译本。”

      真谛心中一喜,便道:“没想到你还如此用心,但不知学习梵语有何打算?”

      小沙弥答道:“当今国王推崇佛法,全国上下纷纷皈信,我自幼仰慕三藏,敬佩高僧,自然也想为弘扬佛法作些事情。然佛法源于天竺,不精通天竺之语,怎能更好地译传佛法呢?”

      真谛未曾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沙弥竟有如此远大志向。小沙弥似乎看出了真谛的惊异之情,接着又说:“当今胸怀这种理想的人是很多的,只是有的想去天竺取经,有的想立足本国弘法,还有的是想远走异乡译传佛经。”

      “那小师傅的目标是天竺取经,还是本国弘法,抑或是译经于外域?”

      小沙弥不慌不忙地说:“先王庠耶跋摩在位时,曾先后派该寺高僧僧伽婆罗和曼陀罗,赴中土传译佛经,受到中土皇帝的虔诚敬仰,敕住皇宫,译出大量经典。他们的业绩,不但受到中土朝野的推崇,在扶南也是家喻户晓,备受赞誉。弟子出家后一直住在此寺,所以也应承先贤之遗风。”

      小沙弥的意思是日后也要去中土传教。真谛知道,中土就是天竺所说的支那,就是那个地大物博的文明古国。

      公元543年九月的一天,真谛应请入宫,宫内人员中有两张陌生而奇特的面孔,引起真谛的注意,仔细一看,发现他们分明是来自异国他乡的的客人,其中一位像个官吏,而另一位则是一副僧人打扮。

      这时,留陀跋摩指着那位官员,向真谛介绍道:“这位是本王的贵客,来自中土,名叫张汜。那位大师也来自中土,法号为昙宝。”国王一边招呼大家入坐,一边指着身旁的一位扶南官员对真谛说:“这位是本朝的外使,也是虔诚的三宝弟子。三年前,本王派遣他及多位随员去中土梁国访问,如今同中土的回访使节一道返国。今日,我们就听听他的汇报,然后再协商一下如何满足梁皇的请求。”

      “中土皇帝的请求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真谛心中深感诧异。这时,众人已全部入坐。外使奉国王之命禀报出使中土的经过。

      原来,扶南国一直重视与北方大国中土的关系,先王庠耶跋摩在位时,屡次遣使朝贡。天监三年(504)五月,梁武帝封其为安南将军、扶南王,国势由此大振。留陀跋摩当政以后,为了继续得到中土的支持,并加强两国经济、文化的交流,又不断遣使朝贡,并根据梁武帝一心崇佛之爱好,呈送天竺旃檀瑞像、珊瑚佛像、婆罗树叶及苏合香等,终于博得梁武帝的欢心。现在返回的这个使团,是梁武帝大同五年(539),留陀跋摩派往中土的。这一次,他们除了献上大量方物与经像外,还向梁武帝介绍扶南佛教之盛况,并告诉说本国有绝世佛发,长一丈二尺。梁武帝一听,惊喜不已,随即派员专门负责接待扶南使团,陪他们遍访各地,朝山拜佛,学习汉地佛法。随后又派使臣张汜和沙门昙宝,与使团一道,来扶南迎请佛发,并诚邀高僧大德,搜集各类佛经。

      外使汇报完出使中土的经过,中国使节张汜接着说:“吾梁国皇帝自从天监三年四月八日皈依佛门之后,下诏令公卿百官、侯王宗族皆受佛戒,黎民百姓亦应弃迷知返,广习经教。凡是事佛精苦者,皆授菩萨之号。吾皇作为全国的皇帝菩萨,广兴寺刹,大造佛像,翻译经典,并亲自讲经著疏,力弘佛法,还曾两度舍身佛寺,甘降帝身为奴,足见事佛心愿之赤诚。如今,我国已是寺刹林立,僧尼遍地,佛光遍照,万民同皈,天下一片太平。”

      张汜接着又说:吾梁国皇帝非常重视与贵国的联系,特别是佛法方面的相互交流,现已在京师建立了一座扶南馆,专门接待扶南的僧俗客人。贵国赴华高僧,都曾在馆里讲译佛经,为中土佛法之弘扬作出了贡献。这次,吾皇听说贵国高僧云集,佛经丰浩,并有佛祖长发珍存,所以,派我等前来迎请,还望国王陛下大发慈悲,以圆吾皇之心愿。”

      真谛至此才基本明白了国王请他来的目的。因为中土皇帝所要的无非三件东西,一是佛发;二是高僧;三是佛经。凭扶南与中土的关系来看,留陀跋摩王是绝对不会怠慢的。然佛经卷帙浩繁,高僧也是遍布各地,这样就必须进行一番搜寻与遴选。

      这时,只听留陀跋摩王对张汜说道:“梁皇虔心皈佛,敬受大乘,诚愿感人。此番遣使敝国,渴求经典,期盼高僧,迎请佛发,敝王自当竭诚效力。”接着,国王又对真谛大师说:“关于搜选何种经典,选派哪些高僧,还望三藏与昙宝大师共同协商确定。凡是中土已有的经典,我们就不必再送了。”

      张汜与昙宝刚来扶南不久,非常渴望了解这里佛法的弘传情况,便趁着这个机会,请真谛大师将这里所有的经典,包括翻译了的与尚未翻译的各类梵夹,作了详细介绍。

      真谛是从那烂陀寺三大藏经殿中走出来的高僧,精通各类佛经,是位名副其实的三藏法师,所以,对于这等问题自然是得心应手。他从佛陀教法之内涵,讲到三藏经典之分类,从各类典籍之义趣,讲到佛法因机应世之灵活,把佛的教法与典籍及其在扶南的流传情况,作了明晰透彻、完整深刻的展示,句句高论,字字精言,令张汜和昙宝惊叹不已。

      昙宝听了真谛的介绍,对扶南竟有如此丰富的大乘典籍亦深感意外,特别是有相当多的一部分典籍,还属中土未曾有过的。他十分激动,心想,这次扶南之行,恐怕不会亚于西天取经了。

      张汜对佛法与经典不像昙宝那么熟悉,所以,他把注意力放在了挑选名匠这方面。此刻,他也激动异常,因为他着实被真谛大师的风度与学识所倾倒。他想,皇上让我搜选名师,原是指扶南僧中的名师,可何曾料到这里竞有如此超群的佛国高僧,若能请他前往,岂不更好?只是不知扶南王肯不肯忍痛割爱。

      过了一段日子,张汜将迎请真谛人华的想法正式提了出来。留陀跋摩王一听他俩的意图,显出非常为难的样子。他想,自己自幼皈依三宝,登基以来,竭力推广大乘,迎来佛法与国家的兴盛。为了保持并不断发展这种局面,本王煞费苦心,遣使天竺,行程万里,终于请得一位盖世奇僧。如今,三藏来扶南才刚刚两年,法化初开,朝野咸皈,佛事正隆,怎忍心让他另赴他邦。可如果不满足中土使节的这种愿望,梁皇帝那边又如何交待?中土可不是一般国家,是得罪不起的。扶南王左思右想,举棋不定

      这时,昙宝开口劝道:“国王陛下,我们知道,您不但是一位英明的君主,而且是一位虔诚的三宝弟子,正像塔普罗寺的碑铭所言,您不是为了王权,而是为了使人向善,才大力推广佛法。如今贵国已是村村有寺刹,户户有经卷,高僧遍地走,法音满天闻。所以,别说是一位高僧,就是十位高僧,对贵国来说也是算不了什么。何况陛下慈悲广被,布施无边,派高僧弘法中土,不但继承了先王风范,也是陛下菩萨心肠的体现啊。”

      留陀跋摩知道,中土使节是铁了心要请真谛走的。事已至此,何不落个顺水人情,于是对张汜、昙宝二人说:“只要中土需要,梁皇赏识,本王自当随此胜缘。”

      张汜、昙宝一听此话,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可真谛对此却毫无思想准备。这也难怪,真谛大师是应扶南王诚邀,受笈多王委派,作为一位僧使前来扶南弘法的,何况这次张汜他们是要迎请扶南高僧。所以,他并没有把自己算到被选高僧之列。然而,大师毕竟是大师。作为一位虔诚的佛弟子,他认为,自己生命的全部价值就在于依法修持,并因机随缘,广播佛法。于是,真谛非常平静地对张汜、昙宝说道:“贫僧今世的惟一心愿,就是弘扬佛法之真谛,若是中土弘法的因缘成熟,贫僧也就随缘吧。”

      梁中大同元年(546)春,扶南国西南海岸某港口,一轮红日从东海的尽头冉冉升起,浩渺无际的水面上,微风吹拂,波光粼粼。真谛同中土使节张汜、昙宝,以及从扶南遴选的几位高僧一起,搭乘一只商船,缓缓地驶离了扶南海岸。同船还装载着精心搜选的梵文经典共240余夹,约2万余卷,且多是中土尚未流传的珍品佛经,其数量之巨,价值之高,前所未有。

      日出月落,船行海面。真谛一行随着商船的贸易路线辗转漂泊,终于在当年八月十五日,抵达中土南海郡(今广东省广州市)。此时的真谛,已整整四十七岁。

      一踏上这块陌生而神秘的土地,真谛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明媚的阳光,温馨的空气,秀美的村镇,纯朴的人民,奇特的风俗……所有这一切,在这位天竺来客眼中,都显得那么新颖与和谐。真谛从内心深处爱上了这片土地。

      太清二年(548)闰八月,真谛一行抵达京师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这时的梁武帝,虽早已从同泰寺御驾还宫,可与魏国的战事却接连失败,梁军主力丧失殆尽。紧接着,东魏降将侯景又于上月初十在寿阳举兵叛变,已攻占了马头、木栅、荆山等地,正向京师方向进逼。梁武帝当政四十七年来,第一次遇到如此险恶的形势。尽管如此,梁武帝听说从扶南请来的天竺高僧真谛,已抵达建康,便立即派遣总监外国往还使命的天竺籍官员月婆首那御辇迎接。

      月婆首那已于一年半以前从先期抵达京师的张汜口中得知真谛来了中土,不久将至京师。当时,他几乎无法相信这会是事实。但张汜说得又是那样的翔实可靠,所以,他从那时起,便一直苦苦地盼望真谛的到来。如今,真谛终于来了。月婆首那奉命组成一支迎请队伍,乘坐着皇家的宝马香车,冲出宫外。

      车队在真谛身边停下。真谛正在纳闷之际,忽见一位天竺人走下车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月婆首那。真谛一看,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多少年来,真谛一直不知道月婆首那的下落。在扶南时,真谛从中土使节那里听说中土的北方有一位印度优禅尼国的王子在译经弘法,他想此位王子恐怕就是月婆首那吧。但此时中土南北分裂,真谛怎么也不会料到,昔日的好友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以这种方式出现。

      两个人都沉浸在无比的激动与欢乐之中,同行的人也无不为之动情。月婆首那告诉真谛,他于三年前从中土北方南下,为梁武帝所诚邀,故而暂留京师,负责一些外交事务,特别是佛教方面的交往事宜。今天专程来接,既是朋友之谊,也是奉梁皇之命。真谛被扶上马车,与月婆首那并坐一起,直驱王宫宝云殿。

      真谛刚刚跨入宝云殿的大门,早已等候在此的梁武帝,不顾八十五岁的高龄,颤巍巍地从宝座上站起身来,匍伏于地,躬申顶礼。

      真谛急忙扶起武帝,合掌当胸道:“圣上龙体要紧,万勿行此大礼。”

      梁武帝又重新坐下,静静地看了一眼真谛,嘴里说道:“三藏道气逸群,德音迈俗,果如张汜所言,不愧是绝代高僧,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啊!”当日,梁武帝便下敕让出宝云殿,请真谛大师居住。昔日值殿的所有侍从、奴婢、差役等,全部保留,各尽其责,所有供养均与王宫御殿无别。

      三天后,武帝下诏,由月婆首那负责,征召名僧,在宝云殿布置译场,恭请真谛大师译经。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