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约翰·肯尼迪之死:上任三年后遇刺身亡,政治阴谋还是跨国暗杀?

  • 发布时间:2017-12-26 22:16 浏览:加载中
  • 1、是政治阴谋还是跨国暗杀?


      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被推崇为自由主义的化身;他凭着自己的雄才大略和果敢坚毅,赢得了美国人民的爱戴和敬仰。约翰・肯尼迪,一个曾因获普利策传记文学奖轰动一时的才子,一个虔诚的天主教信徒,怎么会在上任三年后遇刺身亡?究竟是政治阴谋还是跨国暗杀?

    2、玫瑰与鲜血


      美国著名作家菲茨杰拉德曾经说过:“你说出一个英雄的名字,我就可以给你讲一个悲剧的故事。”

      有着200年历史的肯尼迪家族充分验证了这句话。

      1963年11月22日,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美国得克萨斯州府的达拉斯市终于放晴了。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幸福和骄傲,因为他们心目中的偶像,年轻有为的总统约翰・肯尼迪和他的夫人来了,为此,市长组织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很多人自发走上街头,加入到游行的队伍中。

      走下飞机,笑容满面的肯尼迪夫妇坐上高级敞篷轿车前往贸易中心,总统将在那里进行一场重要的演说,目的是为民主党拉票。达拉斯人的热情明显感染了他们,约翰・肯尼迪不时向路边的欢迎人群挥手致意。

      12点35分,车队绕过一个弯道,驶上著名的埃尔姆大街,由于夹道欢迎的人很多,车队速度明显降了下来。突然,空气中传来一声清脆的炸响,像是气球被扎破的声音,约翰・肯尼迪的身体猛地一晃,几乎要歪倒在夫人杰奎琳的怀里。鲜血泉水般地从喉咙涌出,他举起右手,似乎想要捂住伤口,但很快又垂了下来。这时总统已经说不出话了,表情黯然地望着前方,眼神里似乎有不尽的哀伤。

      又一声枪响,红色的鲜血和白色脑浆从肯尼迪头部喷溅出来,杰奎琳尖叫着从正在行驶的车上站了起来,惊吓过度的身躯不停抖动:“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杀了我丈夫!我的手上还有他的脑浆!”

      坐在前面的康纳利州长也中了枪,就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胸部,他倒在夫人娜莉的怀里,对着天空喃喃地说:“不,不,他们要把我们都杀死!”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开车的特工格里尔和保镖凯勒曼吓傻了,保安人员克林特・希尔看到杰奎琳仍然在朝人群狂喊,就一下把她按到座位上。后面的车队也慌了,特工和保镖一拥而上,把副总统约翰逊死死地护在自己的身体下面。

      欢乐的人群四散奔逃,达拉斯市区乱成一团,格里尔以近乎疯狂的速度把车开到就近的帕尔兰纪念医院,可是总统的伤实在太重了,头部和颈部都被打烂,也许在送到医院前就已经死亡了。下午1点,这位46岁的总统宣告不治而亡。

    3、疑犯落网


      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的消息立即轰动了世界。在美国,大批民众围拢在商场的电视机前,默默向上帝祈祷,部分地区的交通陷入瘫痪。电视台、电台24小时不间断地报道事件的最新发展情况,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悲伤和愤怒,是谁杀了总统?那个可恶的凶手在哪里?

      美国联邦调查局和达拉斯警方迅速投入到案件的侦破中,从肯尼迪总统受伤的部位分析,子弹是从得克萨斯州教科书仓库大楼的一个窗口射出的。经过特工和探员们的搜查,在六楼一个正对埃尔姆大街的窗台旁边发现了一支意大利产卡尔卡诺M91/38手动步枪。

      技术人员马上送去检验,发现枪上的指纹属于仓库大楼的一名保管员,他的名字叫李・哈维・奥斯瓦尔德。

      距离案件发生只有几十分钟,他还跑不了太远!警方立即布下天网,搜寻奥斯瓦尔德的下落。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发现了他的踪迹。就在刚才,奥斯瓦尔德还枪杀了一名叫蒂皮特的巡警,他正准备向另一名警察下手,多名特工一拥而上,将他成功抓获。

      这时,距总统遇刺不过48小时。

      FBI开始搜寻奥斯瓦尔德作案的证据。根据手动步枪的编号,他们很快查明它来自芝加哥的一家邮购商行,店员称,确实有人订购过这样一支步枪,买主却不叫奥斯瓦尔德。特工们立即拿来订单,发现那正是奥斯瓦尔德的笔迹―他只不过用了个假名。

      随后,奥斯瓦尔德的妻子证明她确实在家里看到过这支步枪,搜查房间时,特工们还发现了一张地图,明确地标注着从教科书仓库大楼到总统被害地点的距离。

      奥斯瓦尔德的同事也证实,在案发清晨看到奥斯瓦尔德在教科书仓库大楼的电梯里拿着一个长长的包裹,被问到包中是什么时,奥斯瓦尔德谎称是窗帘。

      经过弹道学家的检验,证明射杀肯尼迪总统的子弹确实来自那支手动步枪。一切都清楚了,凶手就是奥斯瓦尔德!

      可是,这个犯罪嫌疑人似乎缺乏敢作敢当的勇气。在被警方带走前,他对着记者的摄像机大喊:“我没有枪杀任何人!这些证据都是伪造的!”在得克萨斯州警察局,FBI的探员们对他进行了长达11个小时的审讯,但是奥斯瓦尔德始终不承认是他杀死了总统,他自称:“我是被陷害的,有人把我的脸接到了别人身体上!”

    4、可疑的报告


      奥斯瓦尔德的强硬态度让所有人都感到奇怪,是认罪前的狡辩和抵赖,还是另有隐情?

      警察局拘留了奥斯瓦尔德两天,但特工们始终无法撬开他的嘴,眼看调查没有结果,警方只好把他转送到达拉斯县监狱暂时关押。11月24日一大早,得到消息的记者潮水般涌向拘留所,摄像机、照相机对准了面容呆滞的奥斯瓦尔德,就在他被押上警车的一刹那,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一名中年男子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他闪电般地掏出一支6响左轮手枪,朝着奥斯瓦尔德的腹部和胸部连开了两枪,奥斯瓦尔德应声倒地,当场毙命。上千万市民通过电视实况转播看到了这个令人惊诧的场面,引起了很多人的恐慌。他们在担心,下一个死的会是谁?

      凶手当场被抓获,据他供述,自己名叫杰克・鲁比,是得克萨斯州查尔斯顿夜总会的老板。他并不认识奥斯瓦尔德,只在电视上见过,至于为什么杀他,鲁比解释为对肯尼迪总统的尊敬和对刺杀事件的愤怒,他表示,自己就是要杀了那个狗娘养的。除此以外,鲁比什么也没说。

      事实果真如他说的那样简单吗?随着奥斯瓦尔德的死和鲁比的沉默,这起总统遇刺案似乎陷入了僵局。多年以后,鲁比因患肝癌死在了监狱。

      11月25日下午3点,几千万美国市民心情沉重地坐在电视机前,观看肯尼迪总统的葬礼,他被安葬在华盛顿阿灵顿国家公墓。

      1963年11月29日,已经宣布继任总统的林登・约翰逊下令彻底调查肯尼迪总统遇刺案。调查委员会由7名有威望的官员组成,美国最高法院院长厄尔・沃伦任调查委员会主席。

      一个星期后,美国联邦调查局递交了一份关于肯尼迪总统遇刺的调查报告,得出四条结论:

      第一,肯尼迪总统是被奥斯瓦尔德一人枪杀致死的。

      第二,奥斯瓦尔德没有同谋。他单独一人犯罪,子弹从得克萨斯州的教科书仓库大楼6楼窗口射出。

      第三,杀死奥斯瓦尔德的凶手鲁比也是单独行动,没有杀人灭口的阴谋和证据。此前鲁比和奥斯瓦尔德没有任何联系。

      第四,杀害总统肯尼迪的背后不存在国内外的任何阴谋策划。这只能说是美国人的悲剧,也许奥斯瓦尔德和鲁比都是精神不稳定的人。

      1964年9月25日,以沃伦为首的调查委员会经过近10个月的调查,有关方面寻访了552位证人和两万五千名其他人员,做出了一份长达912页、上百万字的调查报告,其中包括照片、图表、证据、证言和其他文件共25册。在这本《总统特别委员会关于肯尼迪总统被暗杀的调查报告》(简称《沃伦报告》)中,呈现给国民的,是一个和美国联邦调查局结论一致的“真相”:不存在杀害总统肯尼迪的密谋,暗杀纯属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

      报告中多次强调,“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有人帮助奥斯瓦尔德制订谋杀计划或组织其实现”,“他开枪没有纯粹的政治动机,因为奥斯瓦尔德是一名精神病患者”。至于鲁比,沃伦委员会认为他枪杀奥斯瓦尔德只是出于义愤,并非杀人灭口。

      报告的结尾,在谈及是否有其他人参与到奥斯瓦尔德和鲁比的行动中时,陈述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如果有这方面的证明材料,那么,它们是美国侦察机关无能为力的,同时本委员会一无所知。”这么重要的调查报告,竟然用“无能为力”和“一无所知”这样的词收尾,是在敷衍塞责,还是为谁开脱?

      仅仅过了一个月左右,沃伦委员会又在10月27日再次发表调查报告,重申肯尼迪总统被枪杀是奥斯瓦尔德一人所为,他行刺的唯一动机只是痛恨权威,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是共谋犯罪。而且,奥斯瓦尔德向肯尼迪总统开了3枪,第一颗子弹击中总统的颈部,穿透喉咙后又击中了康纳利州长的背部,再从康纳利州长左胸下穿出;第二颗子弹打中了行人萨柯・拉戴德姆;第三颗子弹则击中了总统的头的后部。

      很明显,这份新的《沃伦报告》无非想要证明凶手只有奥斯瓦尔德一个人,是他开的枪导致总统死亡,那么,从现场发现的证据来看,真的是这样吗?

      为了保护总统安全,得克萨斯州警方在总统车队的汽车上安装了话筒,并对现场进行了录音。从录音带中可以听到三声明显的枪响,但枪响时间却和肯尼迪中弹时间有着一定间隔。

      经过反复试听,一个“听起来很像枪声的噪音”被认为很可能也是枪声,它发射于奥斯瓦尔德开枪前的十分之七秒,和肯尼迪被击中的时间刚好吻合。这说明,当时射向总统车队的子弹并不是三发,而是四发。

      由于现场发现的那支手动步枪在五六秒时间内,最多只能射出三颗子弹,有人大胆地猜测,还有一个人从不同方向射出了子弹,也就是说,刺杀总统的不只一个人。

      这种猜测不久就得到了证实。据说,11月22日早晨,一名铁路职工在埃尔姆街附近发现三辆车牌被涂抹的汽车往返行驶。接近12点15分,他清楚地看见三个军人藏在木栅栏后面,其中一人手里有枪。当时他还以为这些人是肯尼迪的保安人员,但是,在总统遇刺案发生不久,他们就仓皇地离开了停车场。

      这段讲述足以说明,刺杀肯尼迪总统并不是一人所为,而是一个有组织的团伙的密谋活动。

      不幸的是,1966年8月,这位名叫鲍尔斯・拉再加的工人在正常工作时,被一辆快速行驶的汽车当场撞死。

      案发以后,还有一名记者声称在现场发现了第四颗子弹,当时,有个警察把它捡了起来,但是后来,这颗能够证明刺杀真相的子弹也消失了。

      甚至还有目击者说,子弹是从教科书仓库大楼对面的草坪附近射出来的,而不是楼内。如果果真如此,那么刺杀总统的枪手至少有两个人,而且总统并非死于发自仓库大楼的子弹,而是另一名刺客所为。

      遗憾的是,一切都只是推断,根本没有实际证据,沃伦委员会很轻易地否定了这种说法。

    5、真假X光片


      到底有没有第四颗子弹,凶手真的是两个人吗?案情越发复杂起来。但是,还有一些证物可以揭晓这些秘密,那就是总统头部的伤口。痕迹专家霍利・胡佛拉说:“脑浆是保存子弹痕迹的有力证据,可以据此分析出子弹的型号和飞行轨迹。”那么,尸检报告又是怎么写的?

      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可以看到约翰・肯尼迪的验尸照片,这是他中弹死亡几小时后拍摄的。躺在验尸台上的总统脸部毫无损伤,双目圆睁,嘴角似乎还有一丝笑意。

      有人询问过验尸室里这张照片的拍摄者,他确认照片无误。总统遇刺后,最先见到肯尼迪尸体的帕尔兰纪念医院的医生们,也证实了这张照片的可靠性。

      据达拉斯市退休警官保罗・奥康纳说,验尸时他刚好站在肯尼迪头部附近。为了把总统的遗体抬上验尸台,他在把手伸向肯尼迪头部时,不小心直接插进了头盖骨,他发现总统的后脑已被射穿,头的后部没有头皮,但脸部完整无伤。

      不可思议的是,这张照片和总统遇刺后公布的肯尼迪头部X光片存在很大差异。X光照片显示,总统的头部后方被子弹射穿。如果现场发现的那支手动步枪就是作案工具,那么子弹射出后的强大压力会大大破坏总统的右脸,也就是说,肯尼迪那张英俊的面孔会被轰碎,但验尸照片中显示,他的容貌完整无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于是,人们开始质疑X光片的真实性。弹道学家说,致命的子弹是从前面射进肯尼迪总统头部的,某些人为了掩盖真相,将这颗子弹偷偷取了出来,重新设计了新的弹道轨迹,也就是子弹来自肯尼迪后脑的说法,改变了子弹真实的飞行轨迹。

      1992年,曾经参与过抢救总统的帕尔兰纪念医院医生克林绍出版了《约翰・肯尼迪―打破沉默》一书。他说,总统被送来抢救时整个大脑右半部都没有了,这就可以断定,子弹是从总统右边的太阳穴射入,打穿颅骨后损伤了头顶和后脑。

      在总统的喉结下部,克林绍发现了第二处伤口,入口和自来水笔直径一样大。他认为,两处伤口都是从前面射击所致。可是后来,在政府公布的尸体照片上,克林绍却发现,肯尼迪脸部右边大约10厘米的伤口已经被精心修整过。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人们相信子弹是从总统背后射入的。

      《沃伦报告》的调查结果遭到了社会各界的质疑和不满,人们普遍认为,总统遇刺案并不像当局说的那样简单,肯定还有幕后主使。《洛杉矶时报》的记者马萨塞特・乔治就指出了案情进展过程中的很多疑点。

      首先,肯尼迪总统的尸体在事后被暗中运往美国海军医疗中心进行解剖,而杰奎琳和罗伯特・肯尼迪随后护送的总统遗体,只是一口空的青铜棺材。为什么要瞒着总统夫人而进行暗中解剖呢?

      其次,拍摄完总统遗体,FBI特工坚持亲自显影,拿走了胶卷和全部底片。后来,这些重要的证物很多都离奇失踪,只剩下一些模糊难辨、不知出自何人之手的照片。这又意味着什么?

      最后,《沃伦报告》中没有提及对肯尼迪总统的头部做过手术,但当肯尼迪总统的尸体被推进停尸房时,他的颅部已经被人开过刀,气管和喉咙也被切割过,而且颅部一点脑浆也没有。三个小时后,当医生回到停尸房时,脑浆又重新回到了颅腔,这其中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没有人对马萨塞特・乔治的质疑给出回应。后来,肯尼迪的大脑、解剖时拍摄的照片和头部X光片被保存到国家档案馆。1966年10月,这些资料竟然都不翼而飞。

    6、知情人之死


      种种迹象表明,肯尼迪总统遇刺背后潜藏着巨大的阴谋,这引起了一些调查者的兴趣,他们开始四处寻找知情人,试图揭开这个惊天之谜。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呢?

      现场目击巡警蒂皮特被杀的警察曾经作证,称凶手的相貌和奥斯瓦尔德根本不一样,因为那是一个有着黑色卷发的中年男子,而奥斯瓦尔德的头发却是棕黄色的。另外,现场找到的空弹壳和奥斯瓦尔德的手枪型号根本对不上。

      几天后,这名警察在巡逻时被一颗子弹击中要害身亡。

      罗杰・克雷格作为一名目击者,曾亲眼看见奥斯瓦尔德是团伙作案,并清楚地看到了另外一名男子。不久,克雷格就遭到袭击,随后他把以前的供词全部推翻。即使这样,他还是在12年后被闯进家中的几个陌生人枪杀了。

      商店服务员、目击证人瓦伦・雷诺兹作证:杀害巡警的是两名联邦调查局便衣特工。一个星期后,雷诺兹被人杀死在家中的冲凉房里。

      奥斯瓦尔德的好朋友―石油地质专家乔治・德希尔德,在接到沃伦委员会临讯通知后不久神秘死亡。

      查尔斯顿夜总会陪酒女郎贝蒂・麦克唐纳作证时表示:警方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不是杀害总统的凶手。半个月后,她在华盛顿罗得岛大街的麦克米伦公园被人枪杀。过了一个星期,她的丈夫沃尔・伯格西也死在家中,生生被人割断了喉管。

      《纽约时报》女记者茜西娜・卡尔戈伦征得沃伦委员会法官同意,在达拉斯县监狱会见了鲁比,一个月后,茜西娜离奇失踪。

      《华盛顿邮报》记者杰克・亨特和吉姆・利泽在鲁比被捕后,通过查看鲁比在夜总会办公室留下的笔记本和音像资料,联手撰写了《鲁比枪杀奥斯瓦尔德的真相》。书还没等出版,杰克就接到华盛顿警察传唤,10个小时后,他死在警察局,原因是有人手枪“走火”。吉姆的命运更惨,就在他拍摄华盛顿独立大街林肯纪念室时,被人从8层楼的天台推下,坠地身亡。

      1967年1月10日,总统遇刺案的唯一一名重要证人鲁比死在狱中,他曾对狱友表示,有人对自己动了手脚,使自己得了不治之症。

      从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到1983年的20年间,共有180多个生命不安地逝去,他们都是这起案件的有关证人和相关人员。

    7、克格勃的指使?


      与遇刺事件有关的重要证人接二连三地死亡和神秘失踪,使肯尼迪之死散发着神秘和恐怖的迷雾,人们既渴望知道真相,又害怕惹上杀身之祸,多年以来,这起案件不知让多少人感到困惑。

      1989年1月20日,乔治・布什就任美国总统后,解散了沃伦委员会,由众议院组成肯尼迪总统遇刺委员会。经过一年的调查,委员会认定奥斯瓦尔德是一个暗杀集团的成员,案件涉及到北美洲和欧洲。

      1993年,适逢肯尼迪总统遇刺30周年,美国人又掀起了探究总统遇刺案真相的热潮,强烈要求政府公开相关秘密档案。迫于公众压力,美国国会终于在当年12月1日通过这项议案。

      在被公开的86万页秘密档案中,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务院、国防部、沃伦委员会等部门的有关资料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名前苏联克格勃间谍为肯尼迪被谋杀所写的备忘录。

      这名间谍名叫德里阿宾・利别尔曼耶夫,曾任克格勃北美洲情报主管。由于对上司不满,他于1962年1月以收集情报为名出逃美国,从5月份开始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欧洲情报顾问。

      德里阿宾的备忘录写于1963年11月25日,也就是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的第三天。呈报人是他的中央情报局主管索伦森・克林威尔。

      备忘录指出:谋杀肯尼迪总统是苏联人策划的。原因是当时有人估计肯尼迪总统可能在1964年的大选中对苏联采取更强硬的外交政策,这使当时面临内忧外患的赫鲁晓夫决定干掉他。

      奥斯瓦尔德真的与苏联有关系吗?他的履历证明了这一点。

      1959年12月10日,从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不久的奥斯瓦尔德在朋友的帮助下去了莫斯科,在那里加入了苏联国籍,同时娶妻生子。1961年12月,他经美国移民局批准返回美国,定居在得克萨斯州沃里堡。1962年6月10日,奥斯瓦尔德迁居达拉斯市,通过朋友找到了得克萨斯州教科书仓库的保管员工作。

      德里阿宾还透露,奥斯瓦尔德一回国就开始从事间谍活动,原本,他的主要任务是炸毁“林肯”号航空母舰,但奥斯瓦尔德却自作主张,策划谋杀了肯尼迪总统,想以此扬名世界。行凶后,他在电影院被联邦特工逮捕,其实是想和自己人会合,因为苏联克格勃总是喜欢把吵闹的电影院作为接头地点。

    8、古巴插手?


      一切似乎天衣无缝,情况真的是这样吗?经过仔细分析,人们发现这本德里阿宾的备忘录实际上只是对总统遇刺案的种种推理和联想,根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根据。

      随后,调查者还发现,奥斯瓦尔德是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疯狂崇拜者,他不仅一直想要加入古巴军队,而且还与古巴国内的亲卡斯特罗派组织有过书信来往。由于1962年,赫鲁晓夫在肯尼迪总统的压力下,被迫拆除并运回苏联部署在古巴的导弹,使卡斯特罗的共产主义事业受到损害,也因此激怒了自称“和平对待古巴政策委员会主任”的奥斯瓦尔德。枪杀肯尼迪,向古巴献礼―似乎正是总统遇刺的最好注释。

      古巴当局随即驳斥了这种猜测,并通过一部名为《ZR-步枪》的记录片提出了新的说法。片中,他们访问了数位古巴保安官员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探员,查阅了大量古巴和美国电影档案馆资料,大胆推测了这样一个结果:由于在处理古巴的“猪湾事件”中,肯尼迪总统拒绝为中央情报局提供足够的空中援助,致使行动惨败,使中央情报局成了国会的替罪羊。局长艾伦・杜勒斯因此在1961年被肯尼迪免职,同时他还削弱了中央情报局的职能,这激起了“鹰派”头目和一些将军的怨恨,因此,他们动用特工暗杀了肯尼迪总统。

      古巴人的联想并非没有依据。据知情人透露,从1960年3月份开始,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开始制定暗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计划。就在肯尼迪总统遇刺的前一天晚上,他们的一名特工赫里奇・麦加维尔还把暗杀用的手枪笔交给了古巴不同政见分子。卡斯特罗手下特工埃内斯托・格拉得知道这个消息后,立即通报给卡斯特罗。卡斯特罗非常愤怒,他指示要古巴特工对肯尼迪总统以牙还牙。但是,在事后沃伦委员会的调查过程中,中央情报局隐瞒了这个重要情况,更加耐人寻味的是,曾经一手策划暗杀卡斯特罗的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竟然也是沃伦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9、中情局在行动


      总统之死竟然和中情局有牵连?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世事难料。

      1988年,一对母子来到位于得克萨斯州莱特兰市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分部,女人珍妮佛・怀特语出惊人,称是自己的丈夫罗斯克・怀特和杰克・鲁比谋杀了肯尼迪。而罗斯克的身份,正是一名中央情报局特工。

      当时,珍妮佛还在鲁比的酒吧做脱衣舞女,她回忆说,总统遇刺前夕,她看见丈夫罗斯克急匆匆地来找鲁比,当时谈的就是暗杀肯尼迪总统的计划。她的偷听被鲁比发现后,珍妮佛差点被抓去接受电击,以便消除记忆。在她的再三哀求下,鲁比才恶狠狠地说:“不要泄露消息,否则一家人都要没命!”

      总统遇刺后,奥斯瓦尔德被鲁比杀死,珍妮佛十分害怕,因为奥斯瓦尔德是罗斯克的好朋友,她开始担心丈夫的安危。而罗斯克却无奈地说,这都是中情局的安排,自己只是执行命令。

      1971年,珍妮佛在路上遇到一个陌生人,警告她说他们全家已经受到监视,如果罗斯克不合作,大人孩子都要完蛋。

      3个月后,罗斯克・怀特在工作时因电焊枪爆炸而身亡。

      罗斯克死后4年多,美国联邦调查局曾经从珍妮佛的家搜出许多与暗杀肯尼迪总统有关的照片和证据,甚至还有奥斯瓦尔德的持枪照片,据说被交到沃伦委员会去了。

      珍妮佛的儿子李奇・怀特也说,1975年,有个自称是父亲朋友的人找过他。那个人说,罗斯克・怀特是为了国家利益才杀了肯尼迪总统的,他的死是光荣的。

      后来,李奇在储藏室里发现了父亲的一本日记。里面记录着罗斯克从1957年进入中情局后,在远东地区执行秘密任务的艰苦生活,里面还提到了他和奥斯瓦尔德的关系以及刺杀总统后的心情。可是,这些珍贵的资料在上交后统统没了回音,甚至在FBI的调查报告中根本没有被提起。

      事情很明显,如果珍妮佛和李奇的供述是真的,那么不仅中情局脱不了干系,连美国联邦调查局也难辞其咎。

      真正的证据究竟去了哪里?FBI又做过什么?

      总统遇刺当天,几位目击者在现场拍摄照片,却遭到联邦调查局的阻挠,照相机和底片都被没收。帕尔兰纪念医院在救护总统无效后,原本想依据当地法律,就地解剖尸体,却被一些特工团团围住,他们用枪威胁医生,强行带走了灵柩。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也卷入了这一事件,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和肯尼迪之间有什么隔阂?

      胡佛盘踞联邦调查局多年,很多国家的政要,甚至首脑都因为有把柄在他手中而让他三分,这也越发助长了胡佛的骄横之气,从来没把谁放在眼里。可是,肯尼迪上任后,由于不满胡佛的作派,在1961年迫使联邦调查局服从司法部领导,从而大大约束了胡佛的能力范围,这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但是,仅凭胡佛个人,他不可能胆大妄为到做超越职权范围的事,他的后面,肯定还有更大的权力机构,或者说,还有一个更加危险的人物在操纵着这一切。他又是谁呢?

    10、副总统的阴谋?


      2001年,一个叫马德莱娜・布朗的老人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杂志专访时说,她知道谁是肯尼迪总统遇刺案的幕后主使,那就是他昔日的情人―林登・约翰逊,那个在约翰・肯尼迪死后宣布接任总统的人。

      马德莱娜透露,刺杀肯尼迪是由得克萨斯州的石油大亨哈罗德森・亨特出钱、约翰逊具体策划和幕后指挥的巨大阴谋。

      马德莱娜自述,自己23岁做了约翰逊的情妇,他们的关系保持了20年,马德莱娜还为约翰逊生了一个儿子。三十多年来,她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一是为了保护约翰逊的安全,二是担心影响儿子的前程。现在,约翰逊和自己的儿子都先后故去,她再也没有顾虑,决心站出来为这个世纪之谜作证。

      副总统谋杀总统?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就在肯尼迪总统遇刺第二天,美国《JFX》新闻网络就声称,枪杀肯尼迪总统的阴谋是由美国政府个别人一手策划的,是美国官员权力斗争所致,矛头直指约翰逊。可是,由沃伦委员会展开的调查结果让所有人闭了嘴。

      马德莱娜说,石油大亨哈罗德森・亨特和约翰逊都是达拉斯人,正是凭借得克萨斯州一批亿万富翁财政上的大力资助,约翰逊才在官场上步步高升,并聚集了三四千万美元的私人资产。1960年,约翰逊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上败给肯尼迪,非常懊丧,每当谈到这件事,他都激动地咒骂肯尼迪兄弟是“爱尔兰的小杂种”。

      虽然当了副总统,但是约翰逊心里明白,下一届总统选举,自己的位子肯定不保。肯尼迪当司法部长的弟弟早就对自己不满,正在调查一些得克萨斯州石油大亨的贪污大案,那里面的猫腻,谁还比自己更清楚?要是把他查出来,一切就全完了!

      马德莱娜回忆,1963年11月21日,也就是肯尼迪遇刺的前一天晚上,约翰逊为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当权者胡佛举行了一场富商云集的晚会。当天,约翰逊来得很晚,他和亨特偷偷走到一个小屋,谈了十多分钟。走出来的时候,约翰逊正好看见了马德莱娜,他得意地凑到她耳边说:“从明天起,这个该死的肯尼迪就不会再妨碍我了。这不是威胁,而是说到做到。”

      这句话给马德莱娜的印象太深刻了,恐怕要纠缠她一生。

      马德莱娜说,肯尼迪遇刺几分钟后,亨特就匆匆地飞往华盛顿。圣诞节前夕,他意气风发地回到达拉斯,对马德莱娜说:“我们终于赢了战争。”马德莱娜知道,他说的就是除掉了肯尼迪。

      大约一个月以后,马德莱娜不小心问到肯尼迪遇刺案,约翰逊很不高兴,责怪她不该谈论这个话题。接着,他对马德莱娜说:“你不是认识我的朋友吗?是他们杀了他。”

    11、惊天刺杀


      他们是谁?是奥斯瓦尔德,还是另有其人?

      据马德莱娜说,亨特与查尔斯顿夜总会老板杰克・鲁比是好朋友。鲁比是个通天人物,与达拉斯警察局的关系也非常密切。更重要的,他同样视肯尼迪如眼中钉。肯尼迪要来达拉斯的消息公布前十天,鲁比就向马德莱娜展示过肯尼迪车队的行走路线图,那时,她对总统来访的消息还一无所知。

      正常情况下,总统旅行路线都是由民主党官员杰尔・布鲁诺确定,而这一次,路线却由州长康纳利确定,他早就是约翰逊的人了。11月20日,康纳利的助手普特曼又在他的授意下改变了路线,从埃尔姆街走要拐一个大弯,可以把车速降下来,而这正是射中目标的关键。

      11月22日,车队就要出发时,秘密警察突然改变了事先拟定的行车计划,护送总统的摩托车队减少了一半,一向在总统座车前面行驶的新闻车也第一次被放在车队尾部。这样,就不会有记者拍摄到当时的清晰画面。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肯尼迪按照约翰逊预料的计划,一步步走向死亡。

      当天,由亨特重金雇佣的奥斯瓦尔德和法国籍优秀射手马克斯站在指定位置,向风度翩翩的约翰・肯尼迪射出了罪恶的子弹。随后,马克斯被秘密送往加拿大,奥斯瓦尔德则被鲁比灭口。

      事实上,计划还是出了小小的漏洞,那个铁路职工鲍尔斯・拉再加发现了他们,所以,他只能死。

      一个摄影爱好者拍摄了这样一张照片,枪响前几秒钟,约翰逊保镖的车门已经打开―这证明,他们已经作好准备,防止误伤约翰逊。但是,这构不成有力证据。

      马德莱娜说,肯尼迪还在医院抢救的时候,约翰逊就下达了清洗敞篷车的命令,留有弹痕的挡风玻璃也在11月25日更换完毕。

      为了做出一份可信的尸检报告,胡佛立了大功。FBI的特工们对所有的照片和X光片都做了手脚,凡是参加尸体解剖的医生都收到不准随便发言的警告。这可以从证人们后来的“良心发现”中得到证明―一位名叫休姆斯的医生后来交代,他们焚烧了解剖报告的第一个版本和所有的验尸记录。多年以后,那个伪造X光片的医生也承认自己撒了谎:“当局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证实只有一个凶手从后方开枪射杀总统。”就连沃伦委员会的主席厄尔・沃伦也在遗书中表示:“我看了验尸照片和X光照片,非常困惑。”

      当然,胡佛的辛苦没有白费,约翰逊后来不仅通过修改法律保护他,还让他终身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一职。

    12、最后的证人


      2003年,在约翰・肯尼迪遇刺40周年的时候,一本名为《肯尼迪,最后的证人》的新书引起了读者的极大兴趣,作者是法国记者威廉・雷蒙和他的同伴贝尔纳・尼古拉。他们在经过长达3年的调查取证后,也作出了副总统林登・约翰逊刺杀肯尼迪的论断。电视台还播出了他们制作的纪录片。他们甚至说,早在肯尼迪上任初期,约翰逊就指使私人顾问埃德・克拉克策划谋杀总统。

      书中,一名78岁的得克萨斯州商人比利・索尔・埃斯蒂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叙述了为约翰逊提供金钱支持的过程,以及多年来被两大阵营威逼利诱的遭遇。

      埃斯蒂斯保留着1971年和约翰逊政治顾问克利夫・卡特的谈话录音,这份重要的证物不仅可以解开肯尼迪遇刺的秘密,还保住了他的命。因为在和自己通完话36小时,卡特就死了。埃斯蒂斯至今仍然不肯公开这盒录音带,因为那涉及到19个人的名字,他要等到“所有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死了之后,否则,还是很危险”。

      埃斯蒂斯还说,1963年初,肯尼迪决定进行财政改革,他向国会提交议案,准备大幅削减得克萨斯石油大亨在税收上享受的优待。这项议案如果获得通过,将使这些石油巨头失去上亿美元的利润,约翰逊会瞬间失去秘密金库和交际网络,那样,他将“成为一个没了线的木偶”。年底,已经快要没有退路的约翰逊孤注一掷,一手策划了震惊世界的刺杀肯尼迪事件。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去世仅两个小时,林登・约翰逊就在空军一号起飞前,宣誓就任美国第三十六任总统。随行的还有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她身上仍然穿着那套沾有肯尼迪血迹的衣服。

    13、英雄不死


      46年过去了,关于约翰・肯尼迪总统遇刺案几乎每年都有新书出版,已经揭密的真相出现了36个版本之多。有的说和昔日越南总统吴庭艳被杀有关,还有的称是美国新奥尔良黑手党老大卡洛斯・马塞洛实施的报复。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上面覆盖的疑云不是越来越少,而是层出不穷。似乎每一个版本的背后,都有着看不透的险恶、数不尽的阴谋。为此,美国前联邦特工杰拉尔德・波斯纳还出版了一本名叫《了结的事》的书,他在经过缜密调查、取证和核实后,再次得出奥斯瓦尔德不是杀害肯尼迪唯一凶手的结论,幕后肯定存在操纵者。

      美国总统向来是垄断资本集团的代言人,肯尼迪遇刺实际上反映了不同利益集团之间不可调和的激烈斗争。不论是年轻有为的将才,还是老谋深算的巨头,都逃脱不了被戕害的命运。肯尼迪无疑是这种斗争的牺牲品。1978年,沃伦委员会的结论被美国参议院推翻,但他们并没有说出谁是真凶,当局决定在所有当事人全部离开人世后,再公开肯尼迪总统遇刺案的所有档案。那一天会将真相大白于天下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