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腊文明的兴起(下)

  • 发布时间:2018-06-30 15:17 浏览:加载中
  • 在思想的领域内,清醒的文明大体上与科学是同义语。但是毫不搀杂其他事物的科学,是不能使人满足的;人也需要有热情、艺术与宗教。科学可以给知识确定一个界限,但是不能给想象确定一个界限。在希腊哲学家之中,正象在后世哲学家中一样,有些哲学家基本上是科学的,也有些哲学家基本上是宗教的;后者大部分都直接地或间接地受到巴库斯宗教的影响。这特别适用于柏拉图,并且通过他而适用于后来终于体现为基督教神学的那些发展。 
    狄奥尼索斯的原始崇拜形式是野蛮的,在许多方面是令人反感的。它之影响了哲学家们并不是以这种形式,而是以奥尔弗斯为名的精神化了的形式,那是禁欲主义的,而且以精神的沉醉代替肉体的沉醉。奥尔弗斯是一个朦胧但有趣的人物,有人认为他实有其人,另外也有人认为他是一个神,或者是一个想象中的英雄。传说上认为他象巴库斯一样也来自色雷斯,但是他(或者说与他的名字相联系着的运动)似乎更可能是来自克里特。可以断定,奥尔弗斯教义包括了许多最初似乎是渊源于埃及的东西,而且埃及主要地是通过克里特而影响了希腊的。据说奥尔弗斯是一位改革者,他被巴库斯正统教义所鼓动起来的狂热的酒神侍女们(maenads)撕成碎片。在这一传说的古老形式中,他对音乐的嗜好并没有象后来那么重要。他基本上是一个祭司和哲学家。 
    无论奥尔弗斯本人(如果确有其人的话)的教义是什么,但奥尔弗斯教徒的教义是人所熟知的。他们相信灵魂的轮回;他们教导说,按照人在世上的生活方式,灵魂可以获得永恒的福祉或者遭受永恒的或暂时的痛苦。他们的目的是要达到“纯洁”,部分地依靠净化的教礼,部分地依靠避免某些种染污。他们中间最正统的教徒忌吃肉食,除非是在举行仪式的时候做为圣餐来吃。他们认为人部分地属于地,也部分地属于天;由于生活的纯洁,属于天的部分就增多,而属于地的部分便减少。最后,一个人可以与巴库斯合一,于是便称为“一个巴库斯”。曾有过一种很精致的神学,按照那种神学的说法,巴库斯曾经诞生过两次,一次是从他的母亲西弥丽诞生的,另一次是从他父亲宙斯的大腿里诞生的。

    狄奥尼索斯①的神话有许多种形式。有一种说,狄奥尼索斯是宙斯和波息丰的儿子;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被巨人族撕碎,他们吃光了他的肉,只剩下来他的心。有人说,宙斯把这颗心给了西弥丽,另外有人说,宙斯吞掉了这颗心;无论哪一种说法,都形成了狄奥尼索斯第二次诞生的起源。巴库斯教徒把一只野兽撕开并生吃它的肉,这被认为是重演巨人族撕碎并吃掉狄奥尼索斯的故事,而这只野兽在某种意义上便是神的化身。巨人族是地所生的,但是吃了神之后,他们就获有一点神性。所以人是部分地属于地的,部分地属于神的,而巴库斯教礼就是要使人更完全地接近神性。 
    幼利披底让一个奥尔弗斯祭司的口中唱出的一段自白是有教育意义的:① 
    主啊,你是欧罗巴泰尔的苗裔, 
    宙斯之子啊,在你的脚下 
    是克里特千百座的城池, 
    我从这个黯淡的神龛之前向你祈祷, 
    雕栏玉砌装成的神龛, 
    饰着查立布的剑和野牛的血。 
    天衣无缝的柏木栋梁然不动。 
    我的岁月在清流里消逝。 
    我是伊地安宙夫②神的仆人, 
    我得到了秘法心传; 
    我随着查格鲁斯③中夜游荡, 
    我已听惯了他的呼声如雷; 
    成就了他的红与血的宴会, 
    守护这伟大母亲山头上的火焰; 
    我获得了自由,而被赐名为 
    披甲祭司中的一名巴库斯。 
    我全身已装束洁白,我已 
    洗净了人间的罪恶与粪土 
    我的嘴头从此禁绝了 
    再去触及一切杀生害命的肉食。 
    奥尔弗斯教徒的书版已经在坟墓中被发现,那都是一些教诫,告诉死掉的灵魂如何在另一个世界里寻找出路,以及为了要证明自己配得上得救应该说些什么话。这些书版都是残阙不全的;其中最为完整的一份(即裴特利亚书版)如下: 
    你将在九泉之下地府的左边看到一泓泉水, 
    泉水旁矗立着一株白色的柏树, 
    这条泉水你可不要走近。 
    但你在记忆湖边将看到另一条泉水 
    寒水流涌,旁边站着卫士。 
    你要说:“我是大地与星天的孩子; 
    但我的氏族却仅属于天,这你也知道。 
    看哪,我焦渴得要死了。请快给我 
    记忆湖中流涌出来的寒泉冷冽”。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