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宋王朝最腐朽黑暗的阶段——宋徽宗、宋钦宗统治时期

  • 发布时间:2017-11-15 09:14 浏览:加载中
  • 北宋的尾声


      宋徽宗、宋钦宗统治时期是北宋王朝最腐朽黑暗的阶段。由于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众多的农民倾家荡产,无以为生,纷纷起事,反抗暴政。其间以方腊、宋江先后领导的起义影响最大。内忧不已,外患又起。北宋长期与辽、夏、金争战不休。与西夏战事刚止,金军又大举南下,北宋在内忧外患中走向尾声。

    1.方腊、宋江起义


      徽宗君臣的黑暗统治,终于在政和、宣和之际激起了民众起义,其中以北方的宋江和南方的方腊规模最大。

      崇宁元年(1102),宋徽宗决定在杭州设立“造作局”。这个拥有数千名工匠的皇家手工业工场由宦官童贯主持,专门为皇室制造各种奢侈用品,所需的原料、工钱,悉数从民间无偿征取。三年后,醉心于园林艺术的徽宗降下旨意,在苏州设立“应奉局”,这个机构的任务是在江浙——带为皇帝搜罗珍奇物品与奇花异石,由此在中国的史书上留下一个特殊的名词——花石纲。

      花石纲的本意是指运送奇花异石的船,唐宋时,民间习惯把成批运送的货物称为 “纲”。应奉局征调大批船只通过运河向京都运送花石,所以被称为花石纲。

      在开始的时候,这种特殊的贡品数量很有限,但是皇帝对这些奇花异石极其赞赏,呈献花石的地方官员纷纷加官晋爵。于是贪图富贵的官僚们便挖空心思地寻找种种怪石、花卉,将自己的荣华富贵寄托在对皇帝的邀宠之中。

      政和年间(1111~1118),灵壁县的地方官进贡了一块巨石,由大船运送到京师,拆毁丁一座城门才得以进城。看到这般精致的天然艺术晶,宋徽宗大喜之下题字道:“卿云万态奇峰”。随后,浙江的地方官吏又在太湖鼋山采得一块长四丈、宽二丈的巨石,这块石头玲珑剔透,孔窍天成,石上有一棵相传是唐代诗人白居易亲手栽种的桧树。为了将石头和桧树完完整整的献给皇帝,当地官员特别制造了两艘大船。几年后,又一块采自太湖的石头送到东京,目睹造物神奇的宋徽宗欣喜若狂,赏赐搬运它的船夫每人金碗一只,将这块大石头封为盘固侯。华亭(今上海)有一株唐朝的古树,造型非常优美,地方官决定将它晋献皇帝,由于此树过于巨大,难以通过桥梁,所以就专门制造了大船准备海运,结果起航不久便遭遇大风,一船民夫葬身大海。

      为了找到出奇制胜的花石向皇帝邀宠,各地官吏如狼似虎地到处搜寻,不论是在高山峻岭还是在深宅大院,只要有一石一木稍稍值得玩味,便有官府差役在上面做出皇家记号,于是这件物事就成了呈献皇帝的供品。如果它在百姓家中,那么在起运前主人就必须妥善保护, 稍有不慎就会被官僚以大不敬的罪名处治。运输时又往往拆墙毁屋,更有贪官墨吏借此上下其手、盘剥百姓,为此倾家荡产者不计其数。北宋的花石纲前后持续了二十多年,形成了一场波及全国的大灾难。

      花石纲之役不仅把广大农民逼上绝路,连许多中小地主也濒临破产。方腊是睦州青溪县(今浙江淳安)的漆园主(有人说他是雇农,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凸现其革命性),也是造作局压榨的对象。于是他以诛朱动为名,在宣和二年 (1120年)十月,杀牛酹酒,在漆园誓师起义。

      这时,两浙饱受盘剥压迫的各阶层人民就如一堆干柴,一经点燃就成燎原之势,数日之内,起义军就从千余人发展到十万之众。方腊自称圣公,建元永乐,署官命将。不到三个月,起义军分路出击,控制了睦卅(治今浙江建德东)、歙州(治今安徽歙县)、杭州、婺州(治今浙江金华)、衢州(治今浙江衢县)和处州 (治今浙江丽水)等六州五十二县。

      东南重镇杭州的陷落令徽宗君臣大为震惊。徽宗被迫下罪己诏,撤销造作局,废除花石纲,宣布免除起义地区三年田赋,以收拾人心,瓦解其斗志。与此同时,徽宗命童贯急调西北十五万健卒赴浙。宣和三年正月,起义军首领方七佛率兵六万进攻秀州(今浙江嘉兴),官军固守顽抗,童贯手下大将王禀率大军赶到,成两面夹击之势,起义军损失惨重,被迫退守杭州。官军重兵压境,起义军的地盘日渐缩小,次月,杭州也终告失守,方腊只得率余部二十余万死守青溪帮源洞。四月,起义军终于被官军与地主武装联手攻破,帮源洞惨遭血洗,方腊也被宋将韩世忠俘获,八月押赴开封处死。

      方腊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它给了北宋王朝一次沉重的打击。就在方腊起义前后,宋江领导的起义军也活跃于河北、山东、淮南一带。他们打出“劫富济贫”的旗号,在所过之处,诛杀贪官恶霸,将他们的财产分给贫苦百姓,因而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宋江起义军人数不多,却作战勇敢,屡次以少胜多击败宋军,又由于他们转战各地,活动范围非常广泛,所以产生了很大影响。宣和三年(1121)夏,方腊大起义被镇压后,十余万宋军陆续移师北上,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围剿,宋江起义军被迫向官府投降。南宋时,说唱艺人以此编出《宋江三十六人赞》的评书,他们的事迹在民间辗转流传,慢慢演变成“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的故事。

    2.海上之盟


      童贯是个宦官,因善迎人主而被宠信。徽宗任用宵小的一个主要表现就是重用阉竖,童贯就是其中一例。也许是兴趣上的臭味相投,他与蔡京是莫逆之交,蔡京人相,荐他为西北监军,从此操纵天下兵柄近二十年,位比宰相,权势熏天。人称蔡京为“公相”,称其则为“媪相”。童贯与蔡京主宰着徽宗政治的文武两端,是人们心目中倾覆天下的罪魁祸首。虽然如此,天子却属意有加,命他主持西北战事,因此对西夏、吐蕃的胜利,便归在了童贯的名下。政和初年时的童贯十分得意,竟打起了图辽的主意,向天子请求出使辽国以探听虚实。徽宗同意,遂以祝贺辽帝生辰的名义,命端明殿学士郑允中为正使、童贯为副使出访辽国。即使出任副职,以宦官为国使也是有悖大朝风范的事情,可徽宗出于觇伺敌国的考虑,并未顾忌朝野的非议。

      童贯使辽并未打探到有用的信息,但他回国途中道次辽南京析津府卢沟一地时,却有了一个重大的收获:遇到了一位奇士。

      此人名叫马植,本是辽之大族,官至光禄卿,但在辽朝的名声不太好。也许是这个原因使他产生了报复心理,在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十一月份的一个黑夜,马植秘密地来到童贯下榻的馆驿,自称有平燕之策,请求童贯接见。童贯与其一谈,大为惊喜。

      马植此时已俨然是宋国臣子的口吻,他的计策是:女直对辽人恨之入骨,而辽天祚帝又荒淫失道。本朝若自登、莱一带涉海而渡,即可联络女直相约攻辽。此计得到童贯的极力赞成,遂易其名为李良嗣,载与俱归,荐于朝廷。

      从海路上溯径至幽燕之北,这条路线一直就有人走过,并非新鲜之举。建隆年间,就有女直人取此道泛槎而下,至登州卖马,只是在后来渐渐中辍。百余年来,因为该地接壤诸蕃,帝国政府一直严禁商贾舟船取此道北上。因此朝廷讨论下来,都认为轻开此路对中国不利。但徽宗不死心,又单召马植详细询问。马植坚持己见,认为辽国必亡,他对皇上道:

      “陛下念旧民遭涂炭之苦,复中国往昔之疆,代天谴责,以治伐乱,王师一出,必壶浆来迎。万一女直得志,事不侔矣。”

      马植的话从理论上当然不错,他的慷慨陈词也足以打动好大喜功的天子,于是又赐其姓赵氏,正式改其名为赵良嗣。徽宗虽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但无疑却把马植的主意深深地记在了心里。灾祸的种子就这样种下了。

      北宋的君臣终于被虚幻的胜利景象冲昏了头脑,冒失地作出了与辽国背盟的决定。重和元年(1118),北宋派遣使者马政渡海来到金国,与金人谋求结盟。两年后,北宋再派特使赵良嗣前往金国,商议南北夹击灭辽。经过讨价还价,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口头答应在破辽以后,宋收回燕京(今北京)一带原属唐朝的汉地,但要将原来付给辽国的“岁币”原额转交金国,并且金军将很快进兵燕云十六州,宋军必须从南方配合作战,否则就不能如约交割。金人又在带给宋徽宗的国书中写明,他们只会交给北宋“燕京东路州镇”,如果想要西京附近的土 地,那就由宋军自己来占领吧!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海上之盟”。

    3.靖康之耻


      海上之盟后,在联金灭辽的过程中,宋军可以说是毫无作为;宋金约定中“赎回”燕云十六州的财货,又被多次拖欠。理亏的宋朝为金国提供了充足的战争理由,一场大战就此爆发。

      经过象征性的抵抗后,北宋在燕云地区的守将郭药师率所部投降,摇身一变成为金军南下的先锋。北宋军政体制的腐朽在这场战争中彻底地暴露出来,除了太原一城之外,整个北方地区如同摧枯拉朽一般让金人横扫而过,数以万计的宋军哗变、投敌。告急文书像雪片一样飞到徽宗面前,又气又急的艺术家皇帝拉着大臣的手说道:“真没想到金人敢这样做!”竟然昏厥过去。留下“传位东宫”的诏书后,徽宗宣布退位。皇太子赵桓心不甘、情不愿地在这种情况下即位,是为宋钦宗。

      面对敌人咄咄逼人的攻势,汴京的满朝文武吓得不知所措,这时,太常少卿李纲站了出来,坚决主张抵抗金兵。于是,钦宗任命李纲为兵部右丞,全面负责东京的防务。李纲开始积极准备防守,在京城四面都布置好强大兵力,配备好各种防守的武器;还派出一支精兵到城外保护粮仓,防止敌人偷袭。

      过了三天,宗望率领的金兵已经到了东京城下。他们用几十条火船,从上游顺流而下,准备火攻宣泽门。李纲招募敢死队兵士二千人,在城下列队防守。金军火船一到,兵士们就用挠钩钩住敌船,使它没法接近城墙。李纲又派兵士从城上用大石块向火船投掷,石块像冰雹一样泻了下来,把火船打沉了,金兵纷纷落水。宗望眼看东京城防坚固,一下子攻不下来,就派人通知北宋,答应讲和。宋钦宗和李邦彦一伙人早想求和,立刻派出使者到金营谈判议和条件。宗望一面向北宋提出苛刻条件,一面加紧攻城。李纲亲自登上城楼,指挥作战。金兵用云梯攻城,李纲就命令弓箭手射箭,金兵纷纷应弦倒下。李纲又派几百名勇士沿着绳索吊到城下,烧毁了金军的云梯,杀死几十名金将。金兵被杀死的、落水淹死的不计其数。

      由于东京军民的坚决抵抗,金将宗望被迫退兵。种师道向宋钦宗建议,在金兵渡黄河退却的时候,发动一次袭击,把金兵消灭掉。这本来是个好主意。但是宋钦宗不但不同意,反而把种师道撤了职。金兵退走以后,宋钦宗和一批大臣以为从此可以过太平日子了。他们把宋徽宗接回东京。李纲一冉提醒宋钦宗要加强军备,防止金军再次进攻,可是每次提出来,总受到一些投降派大臣的阻挠。

      宗望刚退兵,西路的宗翰率领的金兵却不肯罢休,加紧攻打太原。这时,宗翰的西路军到了黄河北岸,不敢强渡。到了夜里,他们虚张声势,派兵士打了一夜战鼓。南岸的宋军听到对岸鼓声,以为金兵要渡河进攻,纷纷丢了营寨逃命,十三万宋军一下子逃得精光。宗翰没动一刀一枪,就顺利地渡过了黄河。宗望率领的东路,也攻下大名,渡河南下。两路金兵不断向东京逼近,把宋钦宗吓昏了。一些投降派大臣又成天向宋钦宗嘀咕,说除了求和之外,没有别的出路。宋钦宗只好派他弟弟康王赵构到宗望那里去求和。

      赵构经过磁州,州官宗泽跟赵构说:“金朝要殿下去议和,这是骗人的把戏。他们已经兵临城下,求和又有什么用呢?”磁州的百姓也拦住赵构的马,不让他到金营去求和。赵构害怕被金朝扣留,就在相州留了下来。没有多久,两路金军已经赶到东京城下,猛烈攻城。城里只剩下三万禁卫军,也是七零八落,差不多逃亡了一大半。各路将领因为朝廷下过命令,也不来援救东京。这时候,宋钦宗再想召回李纲,已经来不及了。宋钦宗急得束手无策。京城里有个大骗子,名叫郭京,吹嘘会使“法术”,只要招集七千七百七十九个“神兵”,就可以活捉金将,打退金兵。一些朝廷大臣,居然把郭京当作救命稻草,让他找了一些地痞无赖,充当“神兵”。到金兵攻城的时候,郭京和他的“神兵”上去一交锋,就全垮下来。东京城被金兵攻破。宋钦宗眼看末日来到,痛哭了一场,只好亲自带着几个大臣手捧求降书,到金营去求和。宗翰勒令钦宗把河东、河北土地全部割让给金朝,并且向金朝献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绢帛一千万匹。宋钦宗一一答应,金将才放他回城。钦宗回到城里,向百姓大刮金银,送到金营。金将嫌他太慢,过不久,又把宋钦宗叫到金营,扣押起来,说要等交足金银后再放。宋钦宗派了二十四名官吏帮金兵在皇亲国戚、官吏、和尚道士等家里彻底查抄,前后抄了二十多天,除了搜去大量金银财宝之外,把珍贵的古玩文物、全国州府地图档案也一抢而空。

      公元1127年四月,宗翰、宗望和他们率领的金军,俘虏了宋徽宗、钦宗两个皇帝和皇族、官吏二三千人,满载着搜刮去的财物,回到北方去。从赵匡胤称帝开始的北宋王朝统治了一百六十七年,宣告灭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