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构复宋: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 发布时间:2017-11-15 09:17 浏览:加载中
  • 赵构复宋


      金朝在靖康之难中俘虏了众多的宋朝宗室,康王赵构算是其中的一位漏网之鱼。靖康二年(1127年),赵构从今天的河北南下到陪都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为南宋高宗,改元建炎。


    1.偏安一隅


      北宋灭亡以后,原来留在相州的康王赵构逃到南京。公元1127年5月,赵构在南京即位,这就是宋高宗。这个偏安的宋王朝,后来定都临安,历史上称做南宋。

      赵构,字德基,生于北宋大观元年(1107),为宋徽宗赵佶第九子,宋钦宗赵桓之弟,宣和三年(1121)年封为康王。

      赵构的母亲韦氏,在徽宗的后宫中地位较低,并不受徽宗的宠爱。因此,赵构在皇子中的威望也不高,本与皇位无缘。钦宗靖康元年(1126)春,金兵第一次包围开封时,他还曾以亲王身份在金营中做过一段时期的人质。

      开封解围之后,赵构与张邦昌出使金国,代表北宋政府与金国谈判,希望能够割地议和,罢兵休战。但是,金兵第二次南下包围开封,面对强敌入侵,怎么能放弃抵抗呢?全国民众积极要求武力抗金,不允许任何卖国求和的行为。

      因此,当赵构一行到达磁州(今属河北)时,磁州的百姓拦住了赵构的队伍,不让他到金国去求和。地方官宗泽也对赵构说:“金朝要殿下去议和,这是骗人的把戏。他们已经兵临城下,求和又有什么用呢?”

      赵构自己也回想着自己在金国的岁月,害十白再次被金朝扣留,于是他顺应民意留了下来。赵构受命为河北兵马大元帅,驻守相州(今河南安阳)。然而,当朝廷危难之际,他却没有率河北宋军救援京师,而是移屯河北大名府,观望局势,保存势力。随后,又转移到山东东平府,以避敌锋。

      然而,第二年就发生了靖康之变,赵构成为人们心目中重整河山的“中兴之主”,作为得到全国上下公认的合法继承人,被推到了皇帝的宝座之上。

      无论这个皇帝本身的素质如何,他在战乱中起到了凝结人心的作用,把被战火打乱的各方力量重新团聚起来,成为人们新的希望的所在。

      靖康二年(1127)五月,众望所归的赵构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登基,改元“建炎”,成为南宋第一代皇帝。此后,直到绍兴三十二年(1162),禅位于孝宗,赵构在位36年,对南宋初年国家政局的走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赵构在位初期,年轻气盛,有意抗金,收复河山。他任命主战派李纲为相,士气大振。但是,没有多久这个众望所归的“中兴之主”就令大家失望了。他罢免了李纲,面对咄咄逼人的金军,只会一味地逃跑、求和。

      赵构不顾众臣的反对,抛弃了中原众多的百姓和广大的国土,纵马越江,南逃而去。在金兵的追击之下,宋高宗和他的投降派臣子们先后到越州(今浙江绍兴)、明州(今浙江宁波)、定海(今浙江镇海)、温州避难,甚至还一度漂泊到了海上。直到建炎四年(1130)金兵撤离后,赵构才回到江南。

      绍兴元年(1131),惊魂初定的赵构定都临安(今浙江杭州)。此后,他偏安一隅,纵情声色,大兴土木,极尽享乐,纵容奸臣秦桧弄权。为了巩固皇位,赵构杀害岳飞,与金国人屈辱求和,签订绍兴和议,割让大量土地。再也不提收复失地的事情了。

      当时有人做诗讽刺道:“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

    2.岳飞抗金


      绍兴十年(1140),金兵大举南侵,顺昌告急,宋高宗赵构急命淮河流域的驻军前往增援。岳飞(1103~1142)所部的防区距离顺昌最近,他急命前军统制张宪和游奕马军统制姚政领本部兵马,率先驰援顺昌。宋廷下诏,要他趁机恢复中原,说:“向东争取收复东京,向西尝试增援关陕一带的部队,北连河北义军,这是中兴的大好时机。”

      时机确实很好,当时兀术大军被刘铸阻挡在顺昌城下,张俊部将王德及韩世忠所部英勇杀敌,逼得东线金军节节败退,而西线完颜呆统率的金军也被吴蚧击败,退守凤翔。六月初,岳飞从襄阳、鄂州(今湖北武汉东南)出发,派李宝、梁兴、赵云、董荣等将率游击部队迂回骚扰金军后方,又派武赳、郝义等将率轻装步兵西进与吴琦、吴蚧等部取得联系,以保障主力侧翼,本部兵马直捣东京。

      然而此时刘錡已在顺昌大败兀术,金军主力退回开封,南宋朝廷得到这个消息后,认为危机已经解除,立刻要求前线各军采取守势,以便和金朝再开和议。六月下旬,司农少卿李若虚赶到德安(今湖北安陆),传达赵构的旨意:“兵马不可轻动,应该立刻班师。”岳飞对李若虚说:“我的进军计划已经部署好丁,一半军队都已经开拔,怎能说退就退?况且现在时机大好,士气高涨,如果退兵,再想恢复中原就难如登天了!”

      李若虚也激于义愤,慷慨陈辞道:“好吧,我来承担假传圣旨的罪过,你就说我来到军中,只是催促你进兵,没提班师的事情。请你奋勇杀敌,报效国家,恢复中原吧!”兀术从顺昌城下败退后,立刻派大将韩常守备颍昌,翟将军守备淮宁,三路都统阿鲁补守备应天府(今河南商丘),构筑起牢固的开封外围防线。兀术本人则和龙虎大王合兵,作为总预备队留在开封。

      绍兴十年(1140)闰六月十九日,岳家军骁将张宪推进到距离颍昌40里的地方,韩常统军来战,被张宪打得大败,弃颖昌而逃。张宪随即会合牛皋、徐庆等部,又拿下了淮宁。

      二十五日,韩常得到兀术派来的增援,发起反攻,想要复夺颍昌,被岳家军踏白军(即敢死队)统制董先、游奕马军统制姚政分兵杀败,再次溃逃。韩常是兀术的爱将,作战极为勇猛,但至此时,连他都灰心丧气,悄悄对人说:“岳家军是不可战胜的,我是不是投降为好呢?”

      兀术听闻此事,吓得肝胆俱裂。开封外围的三个据点转瞬间就被岳家军夺取了两个,剩下一个应天府原属张俊的战区,岳飞就几次写信给张俊、刘锖,要两军北上,协同进攻。然而顺昌之战后,张浚已经奉诏班师,刘锖虽未退兵,却也停在顺昌,不敢违命前进。岳飞分路进兵,二十五日攻克郑州,七月一日再取洛阳,虽然屡战屡胜,战线却越拉越长,侧翼也没有友军保护,这就给了兀术以可趁之机。

      七月初八,兀术得到盖天大王赛里等率领的生力军的增援后,召集诸将开会,说:“南朝各部都好打,只有岳家军勇不可当。为今之计,只有直捣其腹心,消灭其统帅部,那么岳家军自然也就溃散了。”他探听到岳飞本人驻扎在郾城,就挑选精锐骑兵一万五千,直扑郾城。

      兀术大军来到郾城,宋金双方都摆开战场。岳飞先派他儿子岳云领着一支精锐骑兵打先锋,他对岳云说:“这次出战,只能打胜仗;如果不能打胜,回来就先砍你的头”岳云答应了一声,就带头冲上阵去,奋勇拼杀。宋军随着岳云,杀得金兵丢下了遍野的尸首。兀术败了一阵,就调用他的“铁浮图”进攻。“铁浮图”是经过兀术专门训练的一支骑兵,这支人马都披上厚厚的铁甲,以三个骑兵编成一队,居中冲锋;又用两支骑兵从左右两翼包抄,叫做“拐子马”。岳飞看准了拐子马的弱点,命令将士上阵时候,带着刀斧。等敌人冲来,弯着身子,专砍马脚。马砍倒了,金兵跌下马来,岳飞就命令兵士出击,把铁浮图、拐子马打得落花流水。兀术听到这消息,哭得挺伤心,说:“自从起兵以来,全靠拐子马打胜仗,这下全完了”但他不肯认输,过了几天,又亲自率领12万大军进攻宋军。岳飞部将杨再兴带领300名骑兵在前哨巡视,见到金兵,立即投入战斗,杀伤敌人两干多人。杨再兴也中箭牺 牲。宋将张宪从后面赶上,杀散金兵,兀术才不得不逃走。

      兀术在郾城失败,又改攻颍昌。岳飞早料到这一着,派岳云带兵救援颍昌。岳云带领八百骑兵往来冲杀,金兵竟没人能抵挡。后来宋军步兵和义军分左右两翼包围,金兵又打了个大败仗。这时候,由梁兴率领的太行山义军和黄河两岸的各路义军,也纷纷响应。他们打起岳家军的旗帜,到处打击金军,截断金军的运粮线。金兵看了吓得心惊胆战。岳家军节节胜利,一直打到距离东京只有四十五里的朱仙镇。河北的义军听到岳家军打到朱仙镇,都欢欣鼓舞,渡过黄河来同岳家军会合。老百姓用牛车拉着粮食慰劳岳家军,有的还顶着香盆来欢迎,个个兴奋得直流眼泪。岳飞眼看这个胜利的形势,也止不住心里的兴奋。他鼓励部下说:

      “大家努力杀敌吧。等我们直捣黄龙府的时候,再跟各路弟兄痛痛快快喝酒庆祝胜利吧!”

      经过颍昌大捷,兀术主力已不堪再战,但岳家军也伤亡不小,短期内无法再孤军深入。

      如果此时其他各路宋军能够前来协助,相信开封指日可下。然而南宋朝廷却依旧严令各军班师,甚至把驻扎在顺昌的刘椅也调回镇江。岳飞上奏说:“现在河东、河北各地义军蜂起,而我本部兵马也土气高涨,天时、人和都对我有利,敌弱我强之势已逐渐显现,如果退兵,则功败垂成,时不再来,机不可失。”然而赵构仍然下诏,严令“不得深入”。

      岳飞眼见友军纷纷后撤,并且后方的粮草也逐渐停止供应,他仰天长叹道:“所得诸郡,一旦都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遂将主力撤离洒下无数鲜血才得以收复的郾城、颍昌等地,退守淮中防区。

    3.秦桧弄权


      秦桧(1090—1155),字会之,江宁(今江苏南京)人,曾任北宋密外I教授、监察御史、御史,十,丞。“靖康之难”发生时,秦桧夫妇也同时被俘虏到北方,做了金人的阶下之囚。

      为了获取自由,秦桧在金太宗面前竭力鼓吹和议,自然得到了金太宗的赏识。秦桧被派到金太宗的弟弟、大将挞懒手下当军事参谋。建炎四年(1130),在挞懒的默许下,秦桧和他的妻子回到南宋。

      南归后,秦桧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的样子,声称自己是杀死了金兵的看守才逃了出来的。虽然朝中很多大臣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但高宗却深信不疑,他正需要一个像秦桧这样了解金朝内情的人帮助推行和谈,再加上宰相范宗尹的极力推荐,秦桧于绍兴元年(1131)出任参政知事。

      秦桧入朝后,立刻反戈一击,不到半年,就把范宗尹排挤出朝,自己出任右相兼知枢密院事,掌握了南宋军政大权。范宗尹也算是用人失察,养虎为患,自食恶果了。

      秦桧当了宰相之后,就干起卖国求和的勾当来。因为遭到许多朝臣的激烈反对,曾经被罢免了宰相职位。但是昏庸的宋高宗还是把秦桧当做心腹看待,过了几年,又重新任秦桧为宰相。秦桧利用他的权力和地位,勾结金朝,千方百计破坏抗金将领的活动。这回听到岳飞连战连胜,准备直捣黄龙府,大起恐慌。因为金朝是他的后台,金朝一败,他在南宋也就站不住脚。于是,他就唆使宋高宗发出命令,要岳飞从前线撤兵。

      岳飞派人送奏章给高宗说:金兵已经丧尽士气,我军士气高涨,胜利就在眼前,时机不能错过。他请求高宗取消撤兵命令,允许他继续进军。秦桧接到岳飞奏章,又想了一个恶毒的手段,先命令张俊、刘光世等大将的人马从淮北前线撤兵,然后对高宗说,岳飞的军队在中原已经成为孤军,不能再留,叫宋高宗发出紧急金牌,叫岳飞撤军。岳飞在前线等待高宗的进军诏令,没想到接到的却是朝廷催促退兵的紧急金牌。岳飞接到第一道金牌,正在犹豫,送金牌的快马又到了。从早到晚,快马一个接一个,一连接到十二道金牌。岳飞知道要改变高宗的决定已经没有希望,气愤得泪流满面,说:“十年之功,废于一旦”。兀术打听到岳家军已走,马上重整旗鼓,向南进攻。本来被岳飞收复的河南许多州县,一下子又全部丢失。

      秦桧和宋高宗决心向金朝求和。他们恐怕受岳飞、韩世忠等人的阻挠,把他们召回京城,让韩世忠做枢密使,岳飞做枢密副使,名义上是提升,实际上是解除了他们的兵权。秦桧夺了岳飞的兵权,就派人向金朝求和。公元1141年11月,金朝派使者到临安,谈判议和条件。谈判结果:宋、金之间,东面以淮河为界,西面以大散关为界;南宋向金朝称臣,每年向金朝进贡银绢各25万。

      朝廷的做法当然令岳飞心寒,于是岳飞一怒之下辞职,径直回到庐山,给母亲扫墓守孝。这样的做法在政治上显然是幼稚的,这就给后来岳飞遭到杀身之祸埋下了伏笔。

      岳飞辞职之后,张浚立刻上书说岳飞:“一门心思地就想兼并别人的部队;此次辞职,真实的意图是想要要挟皇帝而已。”而岳飞的辞职加上皇帝原本内心的猜忌便坐实了这个说法。

      南宋朝廷猜忌岳飞的结果直接导致了淮西兵变的爆发,这次兵变更加深了高宗原先的武人不可信的观念,岳飞也就更加在劫难逃。

      此时岳飞的声望如日中天,他文武双全,不贪财,不好色,不喜物质享受,又甚得军心民心,简直就是一个完人,这样的人如何不被当时的统治者所猜忌?

      之后高宗完全放弃了北伐,时时不忘北伐的主战派岳飞、韩世忠等武将就成为了赵构欲除之而后快的人物。此时主力打手秦桧粉墨登场,当时的中兴四将之一张俊也与秦桧合谋。秦桧以岳飞的心腹王贵为突破口,亲自操刀,一手主持编造出了岳飞的“莫须有”罪名,从而酿成这起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冤案。

      岳飞含冤而死,而他的死也彻底灭绝了南宋恢复中原的希望。

    4.厓山之战


      元世祖看到南宋的腐败,决定一鼓作气消灭南宋。他派左丞相伯颜率领元兵二十万,分两路进军,一路从西面攻鄂州,另一路从东面攻扬州。这时候,宋度宗病死了,贾似道拥立了一个四岁的幼儿赵显做皇帝。伯颜攻下鄂州,沿江东下,直取临安。四岁的皇帝赵显,只是挂个名的。他祖母谢太后和大臣们一商量,赶紧下诏书要各地将领带兵援救朝廷。诏书发到各地,响应的人很少。只有赣州的州官文天祥和郢州守将张世杰两人立刻起兵。

      文天祥排除种种阻挠,带兵到了临安。右丞相陈宜中派他到平江防守。这时候,元朝统帅伯颜已经渡过长江,分兵三路进攻临安。其中一路从建康出发,越过平江,直取独松关。陈宜中又命令文天祥退守独松关。文天祥刚离开平江,独松关已经被元军攻破,想再回平江,平江也失守了。文天祥回到临安,跟郢州来的将领张世杰商量,向朝廷建议,集中兵力跟元军拼个死战。但是胆小的陈宜中说什么也不同意。伯颜带兵到了离临安只有三十里的皋亭山。朝廷里一些没有骨气的大臣,包括左丞相留梦炎都溜走了。谢太后和陈宜中惊慌失措,赶紧派了一名官员带着国玺和求降表到伯颜大营求和。伯颜指定要南宋丞相亲自去谈判。陈宜中害怕被扣留,不敢到元营去,逃往南方去了;张世杰不愿投降,气得带兵乘上海船出海。谢太后没办法,只好宣布文天祥接替陈宜中做右丞相,要他到伯颜大营去谈判投降。

      文天祥答应到元营去,他带着大臣吴坚、贾余庆等到了元营,见了伯颜,根本不提求和的事,反而严正地责问了伯颜一番。随同文天祥到元营的吴坚、贾余庆回到临安,把文天祥拒绝投降的事回奏谢太后。谢太后一心投降,改任贾余庆做右丞相,到元营去求降。伯颜接受降表后,再请文天祥进营帐,告诉他朝廷已另外派人来投降。文天祥气得把贾余庆痛骂一顿,但是投降的事已无法挽回了。

      最后,南宋终于在德祐二年(1276)正月,向伯颜献传国玺,宣布向元朝投降,要求成为元朝的藩属。南宋这样的投降不为元朝所接受。二月间,元兵逼近临安。三月,伯颜率军进入临安。宋恭帝、全太后以及官僚和太学士被俘,押送到大都(今北京)。恭帝被元世祖废为瀛国公,后来入寺为僧。太皇太后谢氏因病暂留临安,不久也被押往大都。

      张世杰、刘师勇及苏刘义等将领以朝廷不战而降为耻,各自领本部兵马撤出。宋度宗的杨淑妃在国舅杨亮节的护卫下,带着自己的儿子益王赵呈、广王赵员出逃,在金华与大臣陆秀夫、张世杰、陈宜中、文天祥等会合,重整兵马,封赵呈为天下兵马都元帅,赵呙为副元帅。元军统帅伯颜率大兵穷追不合,二王一路逃到福州。不久刚满7岁的赵呈登基,是为端宗,改元“景炎”,尊生母、杨淑妃为杨太后,加封弟弟赵昺为卫王,张世杰为大将,陆秀夫为签书枢密院事,陈宜中为丞相,文天祥为少保、信国公并组织抗元工作。

      赵昺做皇帝以后,元朝加紧了消灭南宋残余势力的步伐。景炎二年(1277),福州终于被攻陷,端宗的南宋流亡小朝廷直奔泉州。泉州市舶司、阿拉伯裔商人蒲寿庚与张世杰不和,张世杰要求借船,可是蒲寿庚阳奉阴违,导致船只不足。张世杰于是没收蒲寿庚所属的船只和货物出海,蒲寿庚大怒,杀尽留在泉州的南宋诸宗室及士大夫,南宋流亡小朝廷逃往广东。端宗准备逃到雷州,不料遇到台风,帝舟倾覆,端宗差点溺死并因此得病。

      左丞相陈宜中建议带端宗到占城(今越南南部),并自己前往占城,最后逃到暹罗(今泰国)并死在那里。端宗死后,他7岁的弟弟卫王赵昺登基,年号“祥兴”。 赵昺登基以后,南宋小朝廷想占领雷州(今属广东)却失败,于是在陆上已无立足之地,因此左丞相陆秀夫和太傅(皇帝的老师)张世杰护卫着赵昺逃到厓山(今广东新会南海上),建立基地,准备继续抗元。

      不久,在广东和江西二省抗元的文天祥孤军奋战,终因寡不敌众,被元将张弘范部将王惟义在广东海丰的五坡岭生擒,在陆地的抗元势力终于覆灭。

      祥兴二年(1279),张弘范大举进攻赵昺朝廷。双方兵力对比为张弘范统领的元朝水军仅有战船500艘,这时只到达300艘。而张世杰有战船1000艘,兵民20余万,两军在海上对阵。但是宋军没有大陆的依靠,孤立无援,得不到补充,而元军已经占领了整个大陆,军需 给养源源不断。

      宋军纵然能打败一次两次的进攻,可是在大海之上后勤断绝,后援也无,失败是必然的。宋军有强大的海军,却不实行流动作战,反而将千多艘船只以“连环船”的办法用大绳索一字形连贯在海湾内,并立起楼棚如城堞,并且安排赵昺的“龙舟”放在军队中间。这时宋军中有建议认为应该先占领海湾出口,保护向西方的撤退路线。

      张世杰为防止士兵逃亡,否决建议,并下令尽焚陆地上的宫殿、房屋和据点。

      元军以大军猛攻,可是宋军防御严密,元军攻不进去。于是又乘风以小船载茅草和火油,纵火冲向宋船。可是宋船上均涂满了泥,并用长木防御元军的火攻。元朝水师火攻不成,就封锁海湾,断绝宋军给水及砍柴的道路。宋军水道断绝,无淡水可用,士兵们吃干粮只能 饮用海水,多呕吐肚泻,战斗力和士气顿挫。张弘范趁机三次派人到张世杰处招降,均被严辞拒绝。

      二月六日,张弘范发起总攻,第二天,张弘范将军队分成四部,乘着潮水正面进攻,同时元军南北夹攻,宋师大败,元军一路打到宋军中央。这时张世杰见大势已去,抽调精兵,和苏刘义带领余部十余只船舰斩断大索突围而去。

      赵昺的船在军队中间,此时天色已晚,风雨交加迷雾大起,咫尺之间不能辨认,而元军又杀至,43岁的陆秀夫见无法突围,先让自己的妻子投海自尽,后对赵昺说:“国事至此,陛下当为国死。德祐皇帝(指宋恭帝)已经受尽屈辱,陛下不可再受俘虏之辱了。”言毕背起9岁的赵昺,一起投海身亡。不少后宫和大臣亦相继跳海自杀,宋军民十余万投水殉国。

      张世杰希望以杨太后的名义再找宋朝赵氏后人为主,以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到宋帝赵昺的死讯后亦赴海自杀。张世杰收太后尸,葬于海滨。几天后,海上飓风骤起,部下们都劝张世杰上岸避风,以图再战。满心悲凉的张世杰却叹息说:“此时此刻,还用避风吗?我为大宋江山已经尽了全力,一位皇帝去世,我再立一位,现在新皇帝又死,这是天要亡我大宋吧。”不久风浪越来越大,座船倾覆,张世杰溺于海上,这位抗元名将饮恨于大海之中,宋朝正式灭亡。

      从锐意变法走向落寞苍凉的大宋帝国

      “得国由小儿,失国由小儿”。这是蒙古大军前敌总指挥、后来当了元王朝宰相的伯颜,在拒绝南宋议和使臣的口头语。简简单单一句话,点破了宋帝国的来去之道。

      宋朝从“陈桥兵变”而“黄袍加身”的开国皇帝赵匡胤(宋太祖),到由陆秀夫背负投海而死的末代皇帝7岁的赵昺(因无庙号而习称“帝昺”),前后共经历了18个皇帝,北宋、南宋恰好各占九个。

      北宋共历九帝,前后一百六十八年。这长达一百六十多年的历史阶段中,可划分为前、中、后三个时期。

      前期(960~997)即宋太祖、宋太宗统治时期。这一时期,北宋统治者除了致力于结束五代十国的分裂割据局面之外,着重在政治、军事和经济制度方面进行改革,以确保宋朝统治长治久安。经过改革,宋朝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得到强化。这对政治稳定,结束分裂局面和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但是高度中央集权也带来“强干弱枝”,军队战斗力削弱等消极后果。

      中期(998~1099)即宋真宗至宋哲宗统治时期。这一时期是北宋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由于实施两税法、代役制和租佃制等新的经济制度,从而激发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随之而来的是人口的增加、垦田面积的扩大、铁制工具制作进步、耕作技术的提高、农作物的种类和产量倍增等等。农业经济的迅速发展促进了手工业、商业的发展。北宋的造船、矿冶、纺织、染色、造纸、制瓷等手工业,在生产规模和技术上都超过了前代。商业市场打破了旧的格局,大小城镇贸易盛况空前,纸币的出现及广泛使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一时期也是宋代科技、文化的繁荣时期。尤其是闻名于世的指南针、印刷术和火药三大发明、开发和应用主要是在这个阶段。然而,这一时期也是社会矛盾日益严重的时期。军队数量猛增,官僚机构庞大,土地兼并加剧,使国家财政连年亏空,出现积贫积弱的局面。对此,宋朝政府也试图进行改革,北宋改革影响最大的是宋仁宗时期的庆历新政和宋神宗时期的王安石变法。结果,两次改革收效甚微,北宋逐步走向衰落。

      后期(1100—1127)即宋徽宗、宋钦宗统治时期。这一时期是北宋王朝最腐朽黑暗的阶段。由于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众多的农民倾家荡产,无以为生,纷纷起事,反抗暴政。其间以方腊、宋江先后领导的起义影响最大。内忧不已,外患又起。北宋长期与辽、夏、金争战不休。与西夏战事刚止,金军又大举南下。靖康元年 (1126),金军攻占开封。次年二月六日,废宋徽、钦二帝,北宋灭亡。

      同年五月,原任河北兵马大元帅的皇族康王赵构,于南京(今河南商丘南)即位,仍沿用大宋国号,史称南宋,年号建炎,是为宋高宗。南宋新立,当务之急是革新军政,然而,宋高宗昏聩无能,任用佞人,改积极抗战方针为消极防御。结果导致宗泽经营的开封基地前功尽弃,中原抗金义军的活动遭受打击。随后,宋廷采用弃淮守江的战略,放弃两淮,南逃临安。金军乘机南下,南宋险些亡国。金军穷追宋高宗不获,由江南北撤,被韩世忠部拦截在黄天荡,金军险遭灭顶之灾。此后,金军不敢轻易渡江,南宋朝廷得以立足江南。

      南宋在江南的统治稳固之后,实施了几项战略举措是较为成功的。一是加强川陕防御,阻挡金军入川之举;二是建立以长江中游地区为重点连结淮东的江淮防御体系,以阻止金军进攻;三是实施以荆襄为基地,联络河朔,乘隙而进,直捣中原的战略方针。同时,南宋还重视发展军事技术,改革军事制度,使国防力量有所增强,从屡战屡败到胜多败少,战略形势逐渐向有利于南宋方面转化。但南宋以妥协求和,偏安自保为基本方针,极大地抑制了领兵将帅才能的发挥。尤其在绍兴十一年(1114)采取的解除三大将兵权、杀害抗金名将岳飞、缩编军队等错误措施,无疑是自毁长城。结果,南宋在偏安中逐步走向衰弱。

      蒙古兴起之后,蒙古、西夏、金三国在北方激战,此时是南宋向外发展的最佳时机。但是,南宋统治者在消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指导下,没有任何积极的行动。待西夏灭亡,金北方尽失,南宋才被迫应战。南宋虽能阻止金军南下,但兵力受损,蒙古势力也进入黄河以北。金垂亡之际,南宋不知唇亡齿寒,竟作出联蒙灭金的决策,结果寸土未得,实力暴露,最终走向灭亡。

      南宋德祜二年(1276),元军攻克临安,宋廷投降。部分大臣南下福建、广东重建小朝廷,祥兴二年(1279),新朝在厓山败亡。

      国运维艰的宋王朝,从开封到临安,前后持续了320年,两度亡于外族之手。

      后世许多论者,往往把两宋军事孱弱,对外族入侵屡战屡败,最后亡于外族,简单地归咎于宋初强干弱枝、右文抑武等强化中央集权的基本国策。上述看法有其一定的理由,但问题在于,中央集权的强化与国势的孱弱并无必然联系。在中国历史上,真正称得上武功显赫、使周边民族臣服的时代,往往都是中央集权统治十分巩固之时,如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当政时期。所以,对两宋军事之弱,我们不能仅仅把眼睛盯住汉族政权的一方,同时还应该认真地考察与宋政权对峙的诸少数民族政权的特点和力量。

      在我国古代,内地农耕社会与周边少数民族——主要是西部、北部的游牧或狩猎民族,我们一般称之为“骑马民族”——之间时有冲突。这种冲突,固然不乏中原王朝为炫耀上国的武威、开拓更大的疆域而引起的,但更多的却是“骑马民族”的军事力量侵入中原农耕文化圈所造成的,这与这些民族特定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有很大关系。恶劣的自然环境之逼迫、内地农耕社会巨大财富之吸引、落后社会制度所固有的掠夺性和野蛮性,这一切驱使着西北少数民族的不断南侵。此外,这些民族在长期的社会生产和生活实践中培养起来的民族特性、社会组织形式等因素,使他们在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中往往处于军事上的优势。这一切,都为其南侵创造了条件。

      另外,两宋时期,政治上的弊病虽然不少,但也并非一无是处。如当时的中央集权统治还是比较开明的,如宋太祖曾立有“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的“祖宗家法.”,后来嗣君基本都能遵循。所以,宋代的士大夫以敢说话而闻名于史,尤其是敢于批评现实政治,批评皇帝。在两宋300多年里,没有出现过如汉、唐、元、明、清那样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也没有出现过如汉、唐、明那样外戚或宦官专权的统治阶级的内乱。这些情况,在中国历史上都堪称鲜见,这与两宋的文官政治有一定关系。

      所以,如果把两宋时期置于中国古代历史的长河中加以鸟瞰的话,以“承上启下”四个字来定位是比较确切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