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朝开国之君与亡国之主——唐高祖与唐僖宗

  • 发布时间:2017-11-14 09:52 浏览:加载中
  •   唐高祖李渊,是大唐帝国的开创者。然而,多年以来,人们言唐帝必首称唐太宗,特别是由于毛泽东著名词章《沁园春·雪》对“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吟咏,更进一步深化了这一倾向。高祖李渊在人们的头脑中一直缺乏应有的印象,在儿子太宗“贞观之治”的盛名下不免有些黯然失色。殊不知,李渊真正是一个胆略超群、富有权谋的政治家。他不仅善于把握时机开创了一代帝业,而且目光远大,在政治上积极进取,奠定了大唐帝国的基业。作为辉煌灿烂的唐帝国的奠基人,李渊不仅具备我国历史上所有创业者的杰出政治才干和胆识,而且还拥有很多政治家不曾具备的品格。安史之乱后,唐朝由盛转衰。后来的近200年,唐朝陷入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和牛李党争之中,尤其是藩镇割据,使中央权力日趋衰微,全国形势如同东周列国,皇帝完全成了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和被人利用的工具,日子过得很惨淡。特别是最后三个皇帝李儇、李晔、李天佑,其实是很凄惨了。唐朝灭亡的“功劳”有很大一部分都记在了唐僖宗的头上。如果说唐懿宗李漼使唐朝走进历史的坟墓,那么唐僖宗李俨则是等到进入坟墓后关上墓门的那个人,之后的唐昭宗甚至是唐哀帝不过是在历史的坟墓里苦苦挣扎,直到气绝身亡。

      开国之君小档案

      身 份 唐朝开国皇帝

      姓 名 李渊

      在位时间 公元618年—627年

      特 长 骑射、运筹帷幄、深谋远虑

      嗜 好 道教、养马

      最大敌人 隋炀帝杨广

      继 位 者 唐太宗李世民

      谥 号 高祖

      开国因素 儿子的杰出

      用人得失

      唐高祖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是建立唐王朝的主谋和统一战争的统筹指挥者,唐代的基本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制度都是在武德年间制定的。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作出这些成就,是与唐高祖用人政策的成功分不开的。他善于总结前人的用人得失,并与当时的实际相结合,以宽待人治军,亲掌用人之权;不吝官爵,不拘常礼以笼络人心,用人唯才,不拘常格,用人所长,委以重任。

      李渊曾经总结过自己的用人经验,他说:“隋末无道,上下互相蒙蔽,皇上骄横,臣下谄媚奸佞之徒不断,皇上不知道改正自己的错误,臣子不为国尽忠,最终使国家危难,自己也死在佞臣之手。朕拨乱反正,志在安邦定国,平定乱世要用武将,守成治国要靠文臣,使他们各尽其才,国家才能安枕无忧。”

      大家都知道,李世民的政绩很多都是承袭自李渊的,人才也有很多是李渊重用过的。李靖可以说是李世民最重要的大将之一。其实,李渊也很重用他,李渊曾经称赞李靖“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就是古代名将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也及不上他!”李靖在李渊手下也立下了很多赫赫战功。比如,武德四年(621年),唐高祖李渊任命李靖为行军总管,随赵郡王李孝恭征讨盘踞长江中下游的萧铣。李靖趁长江九月水位暴涨之机,率军出三峡,顺江东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到江陵城,迫使萧铣投降,江南各州郡闻风归附,平定了江南。李渊对他也是封赏有加,授为上柱国,封永康县公,任命为荆州刺史。接着,李靖继续率军南下广西,使岭南地区九十六个州归顺唐朝。于是,李靖又被李渊任命为岭南道抚慰大使、检校桂州总管。武德六年(623年),李渊又以李孝恭为元帅,李靖为副元帅讨伐辅公在江南的叛乱,李靖攻破辅公的水军后,轻装直趋丹阳,俘虏了辅公,彻底地平定了江南。武德八年(625年),李渊又命李靖为行军总管,领江淮兵一万北上抵御突厥对太原的进犯。一年后,李靖在灵州击败突厥颉利可汗,迫使他引兵北撤,李靖被任为灵州道行军总管。从以上叙述我们可以看出,李靖在李渊的手下就已经是战功赫赫,颇受重用了。 李渊不但重视武将,而且也重视文臣。他开科取士。其中孙伏伽是唐代第一科状元,很受李渊的重视。孙伏伽曾于武德初年上书,坦言三事:一是“开言路”;二是废“百戏散乐”;三是请“为皇太子及诸王慎选僚友”,这三项建议非常中肯。李渊看后大喜,任命他为治书侍御史,并赐帛三百匹作为奖励。不久,孙伏伽又在灭王世充、窦建德后,建议李渊取消追究王、窦余党的命令,又为平定边防、减税赋等事频频上表献策,又请设“谏官”一职,李渊都虚心采纳了。可见李渊在纳谏方面也是可圈可点的。

      亡国之主小档案

      身 份 唐朝倒数第三个皇帝

      姓 名 李儇

      在位时间 公元874年—8日8年

      特 长 斗鹅

      迷 恋 田令孜

      掘 墓 人 黄巢

      死亡地点 长安

      谥 号 僖

      亡国因素 不问国事、宦官掌权

      用人得失

      在唐朝二十个皇帝中,公认第一号的昏君是唐僖宗李儇,他把宦官称为“亚父”,虽然是无奈之举,但是也非常失皇家的威仪,所以历代的史家不会批评无辜丧命的唐昭宣帝,亡国的李唐皇帝就是唐僖宗,之后的唐昭宗甚至是唐哀帝不过是在历史的坟墓里苦苦挣扎,直到气绝身亡。

      如果从对唐朝历史的破坏性来说,唐僖宗远甚于敬宗。除了唐僖宗本身素质非常低下外,他还特别信任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帮助唐僖宗关上埋葬大唐帝国的唐史上有名的“十军阿父”,大太监田令孜。

      田令孜本姓陈,蜀人,幼年入宫持役,僖宗做皇子时,田令孜就跟着僖宗,关系极亲密,经常同卧同起。等到僖宗继位后,田令孜自然跟着发财,拜左神策军中尉,主掌禁军。田令孜早就找摸透了唐僖宗的脾性,知道这个皇帝没用,所以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唐僖宗对田令改言听计从,不敢少忤。

      唐僖宗对田令孜又爱又怕,感觉唐僖宗缺少父爱,所以对田令孜的感觉是一种对权威的主动崇拜,而不似其他皇帝对权宦单纯的畏服。唐僖宗确实是个低能儿,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干脆将权力全都移交给田令孜,自己做个甩手大掌柜。唐僖宗经常呼田令孜为“父”,皇帝拜太监当干爹,历史上除了汉灵帝刘宏大言不惭高呼“张常侍(太监张让)乃我父”外,估计就是这位李爷了。明英宗也不过称呼大太监王震为“先生”,换成现代话就是老师或师傅,也不如唐僖宗玩的出格。

      田令孜是唐朝末年最后一个大太监,他之前的宦官如李辅国、仇士良和之后的杨复恭、刘季述等人虽然也是气焰嚣张,但他们都为当时的皇帝所痛恨。唯独田令孜是个例外,田令孜不仅渐渐掌握唐朝禁卫大权,成为唐朝实际上的政策制定者。

      唐僖宗的爱好有许多,但最为现代人所熟知的就是马球,如果说宋徽宗是个“足球皇帝”,那么唐僖宗就是个正宗的“马球皇帝”。唐僖宗一个最有名的故事就是他通过打球的水平来决定西川节度使的人选,结果田令孜的哥哥陈敬瑄打的最出色,唐僖宗大喜,举陈敬瑄右手向大家宣布:“陈敬瑄同志球技出众,球品高尚,所以组委会一致决定,把奖杯授予陈敬瑄同志,大家鼓掌祝贺。”

      虽然陈敬瑄球技最好,但陈敬瑄的胜出则很可能是田令孜已经事先决定好的,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他们本就是蜀人,能回到家乡当官也是一件非常风光的事情,或者说给自己留条后路也说不定。

      唐僖宗拿田令孜当祖宗供着,而田令孜却拿唐僖宗当白痴耍,大权在握,威福自专。看到这种上颠下倒的混乱局面,一些忠义之士无不痛心疾首,左拾遗侯昌蒙上书指斥田令孜擅专主权,祸乱天下。得罪了皇帝的干爹,能有什么好果子吃?田令孜恼羞成怒,把侯昌蒙叫到内侍省,给他一瓶药,让他自已动手,还算比较客气。侯昌蒙一死,其他人更是噤若寒蝉,谁还敢说半个不字?

      唐朝到了僖宗时,政治极度腐败,藩镇连年战乱,老百姓活的极端痛苦,真是“皇帝山庄真避暑,百姓仍在热河中”。现在昏君在上,佞臣竖子当道,加上各地军阀多数贪鄙无度,老百姓实在活不下去了,只有选择暴力对抗,“百姓流殍,无所控诉。相聚为盗,所在蜂起。”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