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主要攻城、守城器械介绍

  • 发布时间:2018-03-26 16:48 浏览:加载中
  • 古代主要攻守城器械

    古代主要攻守城器械

    自从城市出现以来,它一直是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城市人口密集,资源丰富,地位显要,往往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可是,不论大小城市,几乎都有坚实的城墙,城外还挖有宽而深的城壕。因此,在战争中如何攻城便成了古代战争的难题。

    随着战争的需要和科技的不断进步,攻城器械和守城器械也相应地发展了起来。而攻城器械和守城器械的出现和应用无不显示出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这在世界军事史上也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古代的城是封闭式的堡垒,不仅有牢固厚实高大的城墙和严密的城门,而且城墙每隔一定距离还修筑墩、台楼等设施,城墙外又设城壕、护城河及各种障碍器材。可以说层层设防,森严壁垒。

    围绕着攻城与守城,各种攻守器械在实战中被广泛应用。

    在我国古代,攻城器械很多,包括攀登工具、挖掘工具以及破坏城墙和城门的工具等。汉代以来主要的攻城器械有飞桥、云梯、巢车、轒讟车、临冲吕公车等。

    飞桥是保障攻城部队通过城外护城河的一种器材,又叫“壕桥”。这种飞桥的制作方法很简单,用两根长圆木,在上面钉上木板,为搬运方便,在下面安上两个木轮就可以了。

    如果壕沟较宽,还可将两个飞桥用转轴连接起来,成折叠式飞桥。搬运时将一节折放在后面的桥床上,使用时将前节放下,搭在河沟对岸,就是一座简易壕桥。

    云梯是一种攀登城墙的工具。一般由车轮、梯身、钩3部分组成。梯身可以上下仰俯,靠人力扛抬倚架到城墙壁上。梯顶端有钩,用来钩援城缘。梯身下装有车轮,可以移动。

    相传云梯是春秋时的巧匠鲁班发明的,其实早在夏商周时就有了,当时取名叫“钩援”。春秋时的鲁班加以改进。

    唐代的云梯比战国时期有了很大改进。云梯底架以木为床,下置六轮,梯身以一定角度固定装置于底盘上,并在主梯之外增设了一具可以活动的“副梯”,顶端装有一对辘轳。登城时,云梯可以沿城墙壁自由地上下移动,不再需要人抬肩扛。

    宋代,云梯的结构又有了更大改进。据北宋曾公亮的《武经总要》记载,宋代云梯的主梯也分为两段,并采用了折叠式结构,中间以转轴连接。这种形制有点像当时通行的折叠式飞桥。同时,副梯也出现了多种形式,使登城接敌行动更加简便迅速。

    为保障推梯人的安全,宋代云梯吸取了唐代云梯的改进经验,将云梯底部设计为四面有屏蔽的车型,用生牛皮加固外面,人员在棚内推车接近敌城墙时,可有效地抵御敌矢石的伤害。

    巢车是一种专供观察敌情用的瞭望车。车底部装有轮子可以推动,车上用坚木竖起两根长柱,柱子顶端设一辘轳轴,用绳索系一小板屋于辘轳上。

    板屋高3米,四面开有12个瞭望孔,外面蒙有生牛皮,以防敌人矢石破坏。屋内可容纳两人,通过辘轳车升高数丈,攻城时可观察城内敌兵情况。

    宋代出现一种将望楼固定在高竿上的“望楼车”。这种车以坚木为竿,高近一米,顶端置板层,内容纳一入执白旗瞭望敌人动静,用简单的旗语同下面的将士通报敌情。

    在使用中,将旗卷起表示无敌人,开旗则敌人来;旗杆平伸则敌人近,旗杆垂直则敌到;敌人退却将旗杆慢慢举起,敌人已退走又将旗卷起。

    望楼车,车底有轮子可来回推动;竖杆上有脚踏橛,可供哨兵上下攀登;竖杆旁用粗绳索斜拉固定;望楼本身下面装有转轴,可四面旋转观察。

    这种望楼车比巢车高大,观察视野开阔。后来随着观察器材的不断改进,置有固定的瞭望塔,观察敌情。

    轒讟车也是一种古代攻城战的重要的工具,用以掩蔽攻城人员掘城墙、挖地道时免遭敌人矢石、纵火、木檑伤害。

    轒讟车是一种攻城作业车,车下有四轮,车上设一屋顶形木架,蒙有生牛皮,外涂泥浆,人员在其掩蔽下作业,也可用它运土填沟等。

    攻城作业车种类很多,还有一种平顶木牛车,但车顶是平的,石块落下容易破坏车棚,因此南北朝时,改为等边三角形车顶,改名“尖头木驴车”。这种车可以更有效地避免敌人石矢的破坏。

    为了掩护攻城人员运土和输送器材,宋代出现了一种组合式攻城作业车,叫“头车”。这种车搭挂战棚,前面还有挡箭用的屏风牌,是将战车、战棚等组合在一起的攻城作业系列车。

    头车长宽各7尺,高七八尺,车顶用两层皮笆中间夹一尺多厚的干草掩盖,以防敌人炮石破坏。车顶中央有一方孔,供车内人员上下,车顶前面有一天窗,窗前设一屏风牌,以供观察和射箭之用;车两侧悬挂皮笆,外面涂上泥浆,防止敌人纵火焚烧。

    “战棚”接在“头车”后面,其形制与头车略同。在战棚后方敌人矢石所不能及的地方,设一机关,用大绳和战棚相连,以绞动头车和战棚。在头车前面,有时设一屏风牌,上面开有箭窗,挡牌两侧有侧板和掩手,外蒙生牛皮。

    使用头车攻城时,将屏风牌、头车和战棚连在一起,推至城脚下,然后去掉屏风牌,使头车和城墙密接,人员在头车掩护下挖掘地道。战棚在头车和城墙之间,用绞车绞动使其往返运土。

    这种将战车、战棚等组合一体的攻城作业车,是宋代军事工程师的一大创举。

    临冲吕公车是古代一种巨型攻城战车,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战车。车身高数丈,长数十丈,车内分上下5层,每层有梯子可供上下,车中可载几百名武士,配有机弩毒矢、枪戟刀矛等兵器和破坏城墙设施的器械。

    进攻时,众人将车推到城脚,车顶可与城墙齐,兵士们通过天桥冲到城上与敌人拼杀,车下面用撞木等工具破坏城墙。

    这种庞然大物似的兵车在战斗中并不常见,它形体笨重,受地形限制,很难发挥威力,但它的突然出现,往往对守城兵士有一种巨大的威慑力,从而乱其阵脚。

    除以上所述的攻城器械以外,还有其他一些用来破坏城墙、城门的器械,如搭车、钩撞车、火车、鹅鹘车等。在古代攻城战役中,大多是各种攻城器械并用,各显其能。

    我国古代的守城器械,包括防御敌人爬城,防御敌破坏城门、城墙,以及防御敌人挖掘地道等类。其主要器械有:撞车、叉竿、飞钩、夜叉擂、地听、礌石和滚木等。

    撞车是用来撞击云梯的一种工具。在车架上系一根撞杆,杆的前端镶上铁叶,当敌的云梯靠近城墙时,推动撞杆将其撞毁或撞倒。

    1134年,宋金在仙人关大战时,金人用云梯攻击金军垒壁,宋军杨政用撞杆击毁金人的云梯,迫使敌兵败退。

    叉竿又叫“抵篙叉竿”,这种工具既可抵御敌人利用飞梯爬城,又可用来击杀爬城之敌。当敌人飞梯靠近城墙时,利用叉竿前端的横刃抵住飞梯并将其推倒,或等敌人爬至半墙腰时,用叉竿向下顺梯用力推剁,竿前的横刃足可断敌手臂。

    飞钩又叫“铁鸱脚”,其形如锚,有4个尖锐的爪钩,用铁链系之,再续接绳索。待敌兵附在城脚下,准备登梯攀城时,出其不意,猛投敌群中,一次可钩杀数人。

    夜叉擂又名“留客住”。这种武器是用直径一尺,长一丈多的湿榆木为滚柱,周围密钉“逆须钉”,钉头露出木面5寸,滚木两端安设直径两尺的轮子,系以铁索,连接在绞车上。当敌兵聚集城脚时,投入敌群中,绞动绞车,可起到碾压敌人的作用。

    地听是一种听察敌人挖掘地道的侦察工具。最早应用于战国时期的城防战中。《墨子·备穴篇》记载,当守城者发现敌军开掘地道,从地下进攻时,立即在城内墙脚下深井中放置一口特制的薄缸,缸口蒙一层薄牛皮,令听力聪敏的人伏在缸上,监听敌方动静。

    这种探测方法有一定的科学道理,因为敌方开凿地道的声响从地下传播的速度快,声波衰减小,容易与缸体产生共振,可据此探知敌所在方位及距离远近。据说可以在离城五百步内听到敌人挖掘地道的声音。

    礌石和滚木是守城用的石块和圆木。在古代战争中,城墙上通常备有一些普通的石块、圆木,在敌兵攀登城墙时,抛掷下去击打敌人,这些石块和圆木被称为“礌石”、“滚木”。

    除了以上这些守城器械外。还有木女头、塞门刀车等,用来阻塞被敌人破坏了的城墙和城门。

    长期的攻守博弈,使我国古代的将士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明代后期,由于枪炮等火器在攻守城战中的大量使用,上述许多笨重的攻守城器械便逐渐在战场上消失了。

    知识点滴

    1621年,明熹宗派朱燮元守备成都,平息四川永宁宣抚使奢崇明的叛乱。

    有一天,城外忽然喊声大起,守军发现远处一个庞然大物,在许多牛的拉扯中向城边接近,车顶上一人披发仗剑,车中数百名武士,张强弩待发,车两翼有云楼,可俯瞰城中。

    战车趋近时,毒矢飞出,城上守兵惊慌失措。朱燮元沉着地告诉官兵这就是吕公车,并令架设巨型石炮,以千钓石弹轰击车体,又用大炮击牛,牛回身奔跑,吕公车顿时乱了阵脚,自顾不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故事)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iis7站长之家